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诡行天下】反天下第一组的灭亡

好吧这玩意居然真的写了下×

放飞自我让他去吧×

其实有时候感觉吴不恶三观醉迷×

这篇完了我在计划龙图各种迷弟们的日常_(:з」∠)_

以下正文
——————

 二人聊了很久,最后互相表达了一下对对方的认可,出了客栈后分道扬镳。
  
  然后吴不恶遇上了天尊,布嶒遇到了殷侯。
  
  吴不恶依旧带着他的斗笠走在街道上,四周的人群吵吵嚷嚷,吴不恶走在人群中,步履匆匆就好像是在赶路。
  
  然而,即使他表面上装的再像,也无法完全隐藏他自身的气息。
  
  天尊也在人群里,他是跟殷侯走散了,不过后来转念一想分头找找也好,他刚还想着今天是不是有人念叨他弄得他老是打喷嚏,谁知走几步就感受到不远处熟悉的吴不恶的气息,他自然就运起轻功追去。
  
  吴不恶内力不及天尊,直到被天尊碰到才赶紧开始逃跑,武林上两个天下第一,他反而比较怵天尊,因为他知道他们宫主不一定会下重手,但天尊跟他只有仇怨,只要遇上基本没什么好事。
  
  天尊的轻功如影随形,最大的特点就是难缠,吴不恶冲出人群,天尊紧随其后,二人只过了几招,吴不恶就已经受了轻伤。
  
  另一边,布嶒出了客栈后甩甩头算是醒了酒,晃晃悠悠地逛街散心,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做,走着走着,迎面遇上了正在找人的殷侯。
  
  一开始布嶒还没看见殷侯呢,殷侯以前虽然去过百花谷,倒是不常在小辈们面前出现,而且过去了那么久的事,布嶒也记不大清。
  
  不过布嶒没注意殷侯,殷侯倒是认识他,正好他找天尊找的急呢转眼就看到个熟人,心说还真是意外之喜。
  
  想罢,殷侯快速上去两步抓住布嶒的肩膀,布嶒一愣,心说那个不要命的抓我,回头,殷侯冲他挑眉。
  
  “天尊老鬼家的那谁?”
  
  布嶒眨眨眼,本来还在想今天怎么这么多人知道我以前的事,再仔细一想,殷侯的脸倒是跟以前经常到百花谷里拜访的黑衣人的脸对上了,加上方才吴不恶说过的殷侯的事,和现在莫名的跟以前面对天尊时一样的压迫感……
  
  布嶒吓得一身冷汗,猛地发力甩开殷侯不要命地开始跑,殷宫主摸摸下巴觉得布嶒奇怪,至于怕成这样么……边想着,殷宫主运起号称天下第一轻功的燕子飞,飞檐走壁也追着布嶒去了。
  
  ……
  
  吴不恶和布嶒在前面逃命,后边两个大神穷追不舍,也不知是命运指引还是什么的,两人明明是从不同的位置出来的,绕了一大圈却同时跑到同一片无人的区域。
  
  西北大漠,别的不多,人少的地方就是多,吴不恶跑着跑着就发现自己偏偏选了一条没有掩体的路,这路上遍地黄沙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暗道自己失算,远远的却也看到一个极速靠近的黑影,吴不恶心说管他是啥,过来了就抓住当挡箭牌,要是个人就更好了,还能当人质。
  
  对面的黑影自然是同样逃命的布嶒,布嶒功夫还不如吴不恶呢,加上之前他本身就是一个受伤没好的状态,哪里还顾得上眼前有啥,幸好殷侯只是想抓他回去带给天尊,倒是没下杀手。
  
  两边遇上,吴不恶就看清了是个人,冲上去一个锁喉把布嶒框在自己前面,布嶒还没弄清怎么个情况呢一抬眼就看见吴不恶,赶紧伸手指自己那边,叫吴不恶看那边。
  
  吴不恶眼神一直固定在身后的天尊那里,听见布嶒喊才觉得这声音耳熟,瞟了一眼才发现是布嶒,内心挣扎了不到一秒就决定卖队友,毕竟就算他也觉得布嶒有趣,但是逃命重要,老子堂堂颠覆正邪的血魔宫宫主怎么会被个一面之交束缚住。
  
  这么想着呢,吴不恶顺着布嶒指的方向一看,差点爆粗口。
  
  你给老子引了个什么东西过来啊!
  
  殷侯天尊倒是互相看见了,天尊远远地就朝殷侯招手,他俩一落地,看见了对方追着的人。
  
  “不恶?”
  
  “啊,你是……”
  
  布嶒已经快吓得魂不附体了,心说吾命休矣,还以为吴不恶抓他是防止他一头撞上天尊呢,特别感激地看着吴不恶。
  
  吴不恶这会儿才没空理他呢,夹着布嶒当人质的计划好像也泡汤了,吴不恶一狠心运起内力,夹杂着血魔毒的内力无差别范围攻击,殷侯天尊同时后退一步,布嶒还没弄清咋回事呢就被吴不恶扔出去了。
  
  等血魔毒组成的迷雾散去,三人再看,哪里还有吴不恶的影子,幸好可能殷侯天尊都觉得现在追吴不恶重要一些,眼看到手的线索又要断了,哪里肯放,追着吴不恶的气息继续去了。
  
  留下布嶒一个人死里逃生之后坐在沙地上喘气,还心说吴不恶够义气帮他把俩人都引走了。
  
  最后的结局是,逃过一劫气的半死的吴不恶在不久之后接到了布嶒的消息,布嶒表示自己有意愿加入血魔宫,然而以为自己已经被他坑了无数次的吴不恶毅然决然地回了一个字。
  
  “滚。”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