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骚话时间

沙雕文,突然诈尸ing
大概是沉迷动画片的产物,就……乌鸦坐飞机大家知道吗x
包含(原来在天山上的)老银加酱油组,非常ooc
不要打我就行xxx

短小,极其短小。

以下正文
————————————
想当年,天尊殷侯刚刚开始习武的时候,也和其他所有傻不拉几的小孩子一样固执地以为所有的招式一定要有一个霸气非常的名字。

原因是趁银妖王不在的时候他俩私自下山看到别人比武都要大声喊出自己的招式名例如“泰山压顶!”“二龙戏珠!”之类。

俩小屁孩想了想老银教的招,什么妖王闪啊,什么有始有终啊。

没有意思,感觉文弱得不行。

两个小屁孩决定给自己的招式取一些更加霸气侧漏的名字。

天尊其实本来不想掺合的,但是殷侯以前真的非常活泼。在天尊转头就走的第一秒,殷侯跳起来就从他头顶飞过站在他面前大声嚷嚷。

“这招叫老鹰掠过冰雪人!”

天尊默默生气了,小孩子的攀比心有时候还真的莫名其妙就出现了。

天尊手起内力落隔空掌揪起殷侯的头发:“这是拽秃鸟崽毛。”

殷侯不甘示弱,甩开天尊跳起来就要抓他的肩膀:“看我的鹰爪功!”

天尊飞身躲过面上不动声色心中百转千回翻出自己心中为数不多的词汇来让自己显得高大上:“这是如落雪般飘飘悠悠地纯洁落地。”

怎么突然觉得有点恶心。殷侯吐了吐舌头作呕吐状:“你怎么也学老银那样文绉绉的,没意思,还是我的厉害!”

天尊撇了撇嘴,不想理他转身又要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转头说了一句:“这招叫对沙雕人士的鄙视。”

然后转身就跑。

身后殷侯燕子飞纵身追上:“看我的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不会唱歌就别唱。”天尊一巴掌拍过去,“我一巴掌拍死你个大傻个。”

“哇你居然会说这种话!”殷侯惊了,揪着天尊不放,“快说,哪里学的?”

“刚刚从山下的夫妇那里听到的,这招叫我学的比你快。”天尊面无表情。

……

银妖王从别处回来的时候只听见山上各种吵吵声,本来还以为有找茬的来了,结果发现只是俩小孩不知道在吵什么。

难得小游这么活泼啊。老银摸着下巴想要挺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突然殷侯飞了过来,当然被闪过了,但是接着他就听见殷侯大喊一句:“这招叫老鹰飞抓雪狐!”

什么东西。

然后他就又听见天尊在另一边喊:“但是你没抓到,应该叫傻鸟栽进白雪地。”

银妖王掐指一算——懂了。

于是他提起用小短腿挣扎的殷侯,一脸微笑。

“这招叫‘如果小降再不去睡觉老银就要没收他的零花钱’。”

殷侯噤声不动了。

银妖王提溜着两个孩子把他俩扔进房间。

“还有一招叫做‘如果你们再这么吵吵明天早上就别想下山’。”

关上门之后两个吓傻了的小崽子对视一眼。

殷侯继续说:“看来老银领悟了武学的至高境界。”

天尊一本正经跟着点头:“嗯,看来我们又学会两个新招。”

我对不起你们
我太久没上线了x
我没死,放心,我只是在看动画片(???)

黑风城新章还攒着没看
没出什么大事吧Σ(っ °Д °;)っ
听说龙图惨遭电视剧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没大事的话
我抽个时间开始继续沙雕日常吧x
有人想看白龙王和小葬叔团子互蹭吗(什么啊)

突然诈尸
那个……我……想问问……
大家还记得我这个死亡人口吗xxx

沙雕脑洞

又是我,你们的沙雕lo主,诈尸现场
不是什么正经更新,就是突然的沙雕脑洞
比如现代pa被拉去KTV的五爷被赵没谱坑了唱黑猫警长

刚唱了一句“眼睛瞪的像铜铃”
展喵就毛了
“好啊白耗子你果然还是忘不了铜铃”

五爷:???我不是我没有,黑猫警长求放过。

疯狂乱涂
因为八百年没有更新了试图拿沙雕图来混更
如果我是画手你们还爱我吗

emmm一直攒着今天终于忍不住去看了
为什么看到妖王回来
我感动完了以后第一个反应是完了完了黑历史藏不住了×
话说现在的酱油组打不打的过老银啊emmmm
以及让我心疼一秒老夭(bu)

怕不是以后老一辈天天飞上去打架emmm
丢人×

朋友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_(:з」∠)_
吃到鸡、抽到唯一想要的那张卡、等到瓜娃子_(:з」∠)_
上学的朋友们学习进步,上班的朋友们全都发财_(:з」∠)_

【龙图】神奇大闯关

迷弟组的那个世界观
日常OOC,日常放飞自我,日常短小
八百年没有更新了真是对不起大家qwq

话说这个就是那种……
真人大型冲关游戏emmm
你们懂的对吧

以下正文
——————————
屾岘找到了一档真人秀节目,本来他是没有兴趣的,但是在听说这档节目的下一期有殷侯之后决定只看那一期。

顺便拉上了本来是要好好学习的戈青。

戈青内心非常拒绝,但是在听说那一期也有天尊之后又恢复了小狗狗的状态乖乖坐在了电视前。

你的作业在哭泣啊你听到了吗!

于此同时,呆在屏幕前的当然还有列心扬和倪项昊,并且在游戏真正开始之前疯狂地往群里发截图,好心的周藏海帮他们整合到了群相册准备码着当摸鱼素材。

并且在五分钟后好心地把他俩禁言了。

……

这种冲关游戏嘛,殷侯天尊这两个中年(老年?)人当然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但谁让他俩有个把他们当三岁小朋友的家长妖王呢。

节目上,天尊望了望对面的台子,又看了看中间的障碍,觉得没有挑战性,好无聊。殷侯明显已经不想说话了,盯着台子底下的水发呆。

“这个是跑到对面就行吗?这么简单有什么意思?”天尊看了半天跑回去戳殷侯。

殷侯耸了耸肩继续盯着水面发呆。

“喂老鬼你是不是傻了,说句话行不。”天尊扯他头发,殷侯转身要报复,天尊把他推到起点,“你先去,我看看有没有隐藏陷阱。”

殷侯鄙视天尊把他当炮灰的行为,然后老老实实选择第一个出发。

这种欺负老实人的套路天尊百试不爽,但是这一次殷侯决定不能这么屈服下去了,他才不帮天尊试隐藏陷阱。于是他选择不走寻常路。

于是殷宫主并没有跳到台子上,而是直挺挺地跳进了水里。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

回到台子之后被天尊误以为是以为能游过去才跳的水。
怎么办,更加不爽了。

……

倪项昊截了图之后在小窗里疯狂嘲讽列心扬,气的列心扬想顺着网线过去揍他。

戈青伸手意思意思安慰了一下被击沉了的屾岘,谁知屾岘抬起头来抓住戈青的手就说“果然宫主游泳游得很快啊!”

……

天尊嘲讽完殷侯做了一段疑似全国中小学生广播体操的热身运动,站在起点处叉腰等着出发。

户外的自然风卷起天尊白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他那一身雪白雪白的衣裳显得格外刺眼睛。

天尊冲了出去,单脚一跳就跳到了第一个障碍物前。倪项昊激动得在屏幕前站了起来,戈青没有站起来,但是屾岘的大腿已经被拍红了。

天尊顺利地跳过了立在水上的一个个小圆球,跳到了第二关前面,甚至不忘回头鄙视殷侯。殷侯没理他,看了看第二关的内容在心里给他画了个十字。

天尊信心满满地踏上了大转盘,后空翻躲过横扫过来的横档,重新稳稳落回转盘上。倪项昊以光速截了个图,戈青鼓起了掌,殷侯在周围的一片惊呼声中继续给天尊点蜡。

天尊又躲开一次不友好的横档之后,一点都不头晕地从容不迫地跳到了安全的小台子上,周围又发出一阵惊呼,天尊一甩头发摆了个造型,又过了一关稳稳地落在大台子上。

“哎呀你们这个只有三关也太简单了吧,而且第三关怎么这么眼熟呢……诶老鬼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殷侯:是不是走反了你心里没点ABC数吗?
天尊:没有,我膨胀。

胡说,膨胀的明明是无沙。
膨胀(物理)

……

列心扬表示大快人心,并且进行了反嘲讽。被戈青握着手说“师尊好厉害啊居然可以那么快跳回来”的屾岘感受到了什么叫苍天饶过谁风水轮流转。

周藏海取消了俩人的禁言就发现他俩闹了起来,意思意思把他俩踢出去了。林淼思索了一下决定让林大忽悠吴一祸去一趟。

鹰王看着拿着手机在沙发上笑得窝成一团的妖王,总觉得隐约看到了一大团毛茸茸的狐狸尾巴。

节目开播之后看了视频的殷侯天尊在家里掐了起来,但是由于他俩最后都没成功半斤八两于是没争出个高下。
不过好像争了个上下(划去)

【龙图】只是很无聊的小段子

太久没更新了所以来诈个尸×
又双叒叕是我流私设的迷弟组×

现代背景_(:з」∠)_ OOC预警×
——————————
1.倪项昊、列心扬、林淼一字排开蹲在草丛里。
对面是咖啡馆里的天尊殷侯还有林大(不要问我林大哪里冒出来的。)
“我们为什么要蹲在这里。”林淼极度不爽。
“哦你说的好有道理哦。”倪项昊站起来就往对面冲。

于是出现如下对话:
“你谁啊?”
“天尊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倪项昊啊!”

一刻钟之后倪项昊带着谜之微笑鼻青脸肿地蹲了回来。
“太好了今天就去买彩票!”

“恭喜你啊哈哈哈”←列心扬

MDZZ。←林淼

2.列心扬也冲了出去,好我们可以看见列心扬选手已经逼近了,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好的他跳了起来——!

今天似乎不易出行?看着被天尊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绊倒了而且脸朝地倒下去的列心扬,殷侯默默喝了一口茶决定还是不要管好了。

就差一点点啊qaqqqqqqq!←跑回来的列心扬。

3.林淼待不下去了。
有着惨痛教训的列心扬和倪项昊劝他别去。

会被打得很惨的,没那个设定就不要冒险了小三水←指着倪项昊的列心扬。

而且你也不是正派角色,小心他们刁难你←拍着列心扬肩膀的倪项昊。

而且我俩都是从这儿跳出去的,你再去会被他们怀疑的。

林淼没有理他们。小三水揉了揉蹲酸了的腿,一脸淡定地站起来。
对面三个人盯着他看,底下倪项昊列心扬也盯着他看。

林淼特别正常地走了过去,殷侯天尊看了看林大,林大一耸肩。
于是林淼坐到了他们那一桌。
甚至蹭到林大旁边让他揉了揉头。

凭什么啊!←倪项昊&列心扬。
因为我跟我家爱豆关系特别好啊辣鸡。

4.周藏海的小画室

“你到底什么时候画好啊你是不是不想干了啊啊啊啊啊啊!”

“对啊我不干了。你还要画吗。”

“……”

叫你当初欺负妖王,辣鸡情敌。←摸着鱼的周藏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