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案卷集】家?

继续……辣鸡学校征文_(:з」∠)_【时间轴在过年】

CP不明OOC有,妖王出没注意,天尊回忆出没注意。

主旨不明,我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还有就是黑风城里的鹰王人设啥的都……不管啦,自己xjb乱写写,看的开心就好。【全程活在台词里的鹰王×】

过年啦该让小霖子放凤凰啦!×

好吧重点其实不是小霖子。

小学森文笔慎入。

好啦开始吧!

——————
天尊推开门,门外的风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天尊眨眨眼睛认认真真地环顾周围,树还是那棵树,地也还是那个地,就是……树上的红灯笼和地上散落一地的红对联实在有些违和。

“诶,小游你醒了?”

天尊回过神,银妖王坐在一边写对联,看天尊往这边看,妖王收手将毛笔放好,起身走到天尊身边,伸手拍拍他的头。

“小降下山买饭去了,等会儿估计就回来了,你要是没事干要不过来一起写?”

“这是……在干嘛?”天尊看着妖王袖子上扩散着的点点墨迹,不解。

“过年了啊,小游你不会不记得了吧!”妖王戳戳他腮帮子,“去年这时候我们在小降他爹那儿玩来着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我是说……”天尊指着一地对联,“你为什么要写这么多?”

“……老银我苦啊拉扯你们两个熊孩子……”妖王捂胸口伤心状,“再不趁机卖点对联赚赚钱咱们就得去偷小降他爹的私房钱了。”

“说啥呢,一回来就听见你们要偷他钱。”殷侯正好提着早饭上了山,走到桌子边把吃的放下,“不过要偷钱的话带我一个。”

“小降真乖。”妖王伸手拿了一份早饭,“话说如果今年的年夜饭跟着我只能吃酱油面的话你们愿不愿意啊?”

“不要!”

“好,那我们还是去找小降他爹吧!”

……

天尊从梦中醒来。

再睁眼才想起现在已是百年后,昭城没了,那个会给他塞红包,告诉他过年要开心一点笑一笑的人没了,最开始可以被称为家的那个地方也没了。

一切思绪融到一起,最终也只能看着自己银白的发丝追忆。

那个家,到底还是回不去了。

“喂,老鬼,愣在那干嘛,就你闲了,还不起来帮忙?”

天尊转头看门口,殷侯拿着一大堆东西靠在门口瞪他:“看什么看,快点起来,在不起来你连早饭都没得吃。”

等天尊慢慢悠悠起了床,才想起来现在也是新年,开封府上上下下不管真忙假忙,反正所有人忙的不可开交:

他家的贵公子徒弟被猫崽子撵出门去买年货;某个新年好不容易闲下来的神医正在再一次考虑年夜饭的营养搭配,顺便拿着银针警告某个想凑上来的流氓;某火凤好像是刚刚买完新衣服回来,后面跟着提着大包小包的某哑狼……

“咦,尊尊你起来啦?”软软糯糯的团子音。

天尊低头,小四子也在仰头看他,突然一伸手——要抱抱。

天尊把他抱起来,小四子一边捏着天尊的白头发玩,一边嘀嘀咕咕:“过年了大家都好忙喏,这两天就连小良子都要出去挤,都没有人跟我玩……而且出门还不能带幺幺了……街上都是人幺幺没有地方停……”

“可以停屋顶上。”天尊捏了捏小四子,准备出去逛逛,要是碰到他徒弟还能找他要点银子。

“可是影影们好像都在房顶上……诶诶诶尊尊你不要出门!”小四子伸手揪天尊的头发。

“哎呀痛痛痛!为啥不让我出去啊?”天尊空出一只手揉揉自己的头,疑惑。

“殷殷要我看着你,他说这么多人在外面,尊尊要是走丢了就找不回来了。”

“去他的吧,他才走丢呢!”

“可是白白也这么说,喵喵也这么说,爹爹九九也说……大家都要我看紧你……”小四子鼓腮帮子。

“……嘁!”

……

本来就是过年,街上的铺子少之又少,虽说前两天早就买了年货其实根本不用急,但还是有人气喘吁吁地回来——哎呀,人太多了想出来都难啊,屋顶上都快挤满了!

真正到了晚上,吃过了厨房大娘精心准备的年夜饭,大家三五成群地聚在院子里,聊天的聊天吵架的吵架。

天尊四下看了看,还有不少不常来的,比如某大师,比如某极北冰原岛岛主和某岛主的大舅子,还有众魔头例如红橙黄绿青蓝紫云云,院子都快挤不下了。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都挤在这里?”天尊戳了戳一边的殷侯。

“啊?”殷侯转头看他,“哦,今天小凤凰说要实现那团子一个心愿,咱们就都坐着等烟花。”

天尊歪头仔细想了想,好像小四子是说过“过节不放烟花了放凤凰吧”之类的话。

又过了一会儿,小四子拉着小良子到他俩这边坐着了,好像是因为赵普逗他说那个凤凰要是打过来很危险所以小四子觉得这边安全一点。【顺便给爹爹九九二人空间】

“尊尊殷殷有什么新年愿望吗?”小四子在外面姹紫嫣红的别的烟花已经开始放了之后抬头问他俩。

“家人朋友平安之类的?”殷侯挑眉。

“我的话……也没什么想要的吧……”天尊话还没说完,小四子一指前面:“呀!小霖子开始放凤凰了!”

天尊抬眼看着霖夜火放出来的巨大的火凤,火光在夜空中找的一座城都如白昼般明亮,喜庆的氛围又上了一层,所有人都仰头看着这美丽的奇迹。

等到凤凰渐渐消失,天尊看了一眼周围的熟人,或者某种意义上说,也能叫他们家人,伸手揉了揉小四子的头。

“我的话,这样就够了。”

这世上还能有人挂念,还能有人让我挂念,至少还有一个家。

也就够了。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