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浮屠国吃枣药丸

轩辕琅X叶星的邪教【。】
北海药丸
轩辕桀:不懂你们年轻人

OOC有,没有逻辑日常放飞自我
话说突然在想老夭跟轩辕桀应该挺有共同语言的,比如精分心得(bu)以及如何和五爷正确沟通之类的(bu)

以下正文
——————
北海,浮屠国。

自北海妖帝轩辕桀退位后,浮屠城就由轩辕琅接管。而当年轩辕桀残暴非常,连带着皇子们个个嚣张跋扈不学无术,如今的浮屠国能有这番和平安定,还多亏了一个人。

一叶教教主叶星。

叶星可是个明白人,一叶夫人离世后一叶教全权由他管理,经过一次搬迁并且于浮屠国磨合一段时间后,双方势力就如同西域的火凤堂与狼王堡,相互扶持共同繁荣下去。

……

“我说你怎么就是教不懂啊——”

浮屠国御书房里,叶星手上卷着一个卷轴一个劲儿往轩辕琅头上敲,脸上的表情是恨铁不成钢外加生无可恋。

“我这才让你看点普通兵书啥的,这都一个月了一个月了啊!你怎么就是教不会啊,”叶星从龙书案上下来,走到轩辕琅正对面,用卷轴指着他鼻子,“你除了吃饭睡觉到处玩到底还会什么!”

“我起码识字啊……”轩辕琅一点皇帝架子都没有,或者说他其实真的什么都不会,“我那几个兄弟还有不识字的呢。”

“我……”叶星一拍头望天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要走,“算了算了不教你了,我要赶紧批公文去了。”

“不行!你是我兄弟带来教我的,我就要跟你学!”轩辕琅跳起来扑叶星的大腿,闪着星星眼看叶星,“你教我……”

“说了多少次了那小子不是你兄弟,还有你放开我啊!”叶星功夫是比轩辕琅好,但是这儿是人家地盘他总不能打人家皇帝,急得跳脚,“而且你自称又错了好好管自己叫‘朕’啊!”

“那我不习惯么……”轩辕琅挠头,另一只手还是拽着叶星的腿,“你答应教我我就放手。”

叶星一副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的表情,只能点头答应,然后赶紧跑出去准备处理公务。

刚出门,遇上了要进来的诹易,两人同时愣了愣,诹易赶紧对他一抱拳,说轩辕桀要找他。

叶星眨眨眼,也大概明白——自己来了这么久还没怎么见过轩辕桀,人家应该是不放心这偌大一个浮屠国都给自己管吧。

叶星晃晃悠悠就走了,诹易转身要跟去,背后被人戳了戳,轩辕琅一脸好奇地站他后边看他——这是干啥呢?

诹易张了张嘴,轩辕琅见他不说话也溜达着过去“跟踪”了。

……

轩辕桀独自坐在亭中,披着披风,身边还放着那几个做工不精致的小玩偶。

北海常年大雪,亭外白皑皑的雪地猛地看上去只让人觉得眼睛生疼。轩辕桀并不在意这些,只盯着玩偶发呆,偶尔抬起头,几片雪花落在他面前,又能勾起不同的回忆。

此时亭外又传来细碎的脚步声,轩辕桀转过头,叶星慢悠悠地走过来给轩辕桀行了个礼。轩辕桀认真打量了叶星几眼,暗暗点头——一表人才。

叶星脸上挂着平常的微笑,朝他一偏头。

“您要……跟在下说什么呢?”

轩辕桀叹了一口气,朝叶星招招手示意他过来坐下。斟酌了一下语言,轩辕桀望了一眼远方,语重心长地对叶星说:“琅儿……这些日子多亏你照顾了。”

叶星一愣——居然是来说这个的?不过叶教主反应能力也很强,立马接上话:“您没必要这么说,既然他落在我手里了我自然要好好带他。”

轩辕桀点点头,接着道:“以后琅儿也要麻烦你了……”

叶星也听说了北海妖帝受邪魔内力侵蚀的事,于是点点头应下——反正一叶教都搬过来了他还能跑了不成。只是叶教主突然笑了笑,问道:“您居然肯相信我?分明我们只见了几面而已。”

轩辕桀一愣,再看叶星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的目光黯淡了几分,又转过头拿起那个泥塑小玩偶,像是自言自语。

“是他带来的人,我还是信任的……”

叶星自然明白轩辕桀在说谁,他站起身把手背到脑后,又踏着不急不慢的步子向外走。

“啊,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另外……”叶星扭头又看了轩辕桀一眼,“都过去那么久了,别那么执着于玉儿么,眼前不还有个活蹦乱跳的琅儿嘛。”

轩辕桀失笑,捏了捏手里的玩偶,摇了摇头接着看向远方的天空。

……

“真是的,白老五就这么把烂摊子扔给老子。”叶星走一半拐个弯突然笑骂道,“就是怕老子跟他抢猫嘛,是不是兄弟了。”

“哎呀不要这样说我兄弟啊——”轩辕琅其实就在拐角扒着偷听呢,诹易拦都拦不住。看到叶星出来了,轩辕琅赶紧凑过去。

“知道啦知道啦你好烦啊。”叶星叉腰,“成天就知道说白老五好,你到底是要他还是要我啊。”

“那……那还是要你,不然没人教我了。”轩辕琅毫不犹豫。

叶星哭笑不得——傻小子。

……

后来还是得接着教,俩人坐了两个时辰,叶星忍不住再次炸毛:“你是有多蠢啊!你到底知不知道当皇帝要干什么啊!”

“知道啊……”轩辕琅小声嘟囔,“当皇帝可以娶皇妃……”

这小子从小到底受的什么教育啊……叶星嘴角抽了抽,拿书敲他:“你还娶皇妃,你随便找个人问问看哪个愿意做你皇妃好不好!”

“哦……”轩辕琅挠挠头,看叶星,“你愿意当我的皇妃吗?”

“喂大哥!皇妃啊,女的!”叶星快要栽到地上了。

“可是我看我兄弟跟那个殷十二……啊不是,是展昭,就挺好的啊。”轩辕琅一脸傻白甜。

叶星在心里默默问候了白玉堂的祖宗十八……算了,不敢,默默问候白玉堂十八次之后,扶着额头接着问:“好好好,娶皇妃,然后呢?”

“然后?”轩辕琅一歪头,突然一挥手,“来人,准备喜宴——”

“喜你个头!”叶星跳起来追着轩辕琅打,“你信不信我今天就让浮屠国办国丧啊!”

……

门口本来想来看看儿子的轩辕桀听到屋子里一片喧闹又默默退回来了,问诹易怎么回事。

诹易一脸状况外:“那个……皇上说好像要办喜事……”

轩辕桀嘴角抽了抽——还说有个琅儿呢,这不琅儿也被拐跑了么。

……

“好了现在你有皇妃了然后呢?”

“然后啊……我想想,哦,对了然后要生孩子!”

“滚!”

评论(2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