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没什么意义的小日常

ennn大概是……教师节贺文???
虽然已经过了两天了但是我们就当它发生在教师节好不好(bu)
其实是想写写太学里的大家了(bu)

现代设,OOC有,依旧是没什么意思的故事【。】
总之祝天下老师们教师节快乐_(:з」∠)_

以下正文
————————
熟悉的铃声回荡在校园内,宁静的气氛一下子活跃开来,前一秒还空荡荡的楼道顷刻间被学生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填满。

校长林萧是学校里最受大家尊敬的,毕竟人家学识渊博不古板,有空就出来跟大家问个好,有问题基本也可以找他解决。此时老校长脸上挂着和蔼的微笑,背着手边走边与同学们打招呼。

“啊,校长好!”正靠在走道窗边跟包延聊天的庞煜见到林萧赶紧一个立正,有模有样地给林萧校长敬了个礼。

林萧校长心情复杂地冲他点点头,倒是也不在意——庞煜以前可没个正形,如今他爹费心费力把他送进来借读,他反倒是乖多了。

边上包延认真地跟校长打了招呼之后一掐庞煜——丢人。

林萧校长走远了之后,庞煜挠了挠头,接着刚才的话题接着跟包延聊:“所以到底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包延还没开口,听到背后有声音,回过头,班长林霄抱着胳膊站在他俩身后,一挑眉。

“也不是什么大事。”庞煜叹了口气,一揽包延的肩膀,“你看这不是教师节了吗,林校长跟我俩的爹都有交情,我跟馒头就在想准备一下教师节礼物。”

包延点点头,拍开庞煜还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歪了歪头对林霄说:“对了,班长,你不是林校长的亲戚吗,你知道他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么?”

“老头也就那么点爱好。”林霄一摊手,“书啦画啦字啦……这次我是准备要画幅画给他来着。”

“书我倒是有,不过不知道会不会林校长也有……”包延叹气,“要不班长你帮我带给校长?”

“行啊,我到时候吧咱俩的一起送去呗。”林霄无所谓一耸肩。

边上不会画画字又丑,家里也没啥古书收藏的庞煜看起来快要哭了:“你俩照顾一下我啊,我总不能把我爹的那些古玩拿来送他吧……不说我爹肯定觉得我抽了,校长也不收啊。”

“送东西给林校长?”另一边,隔壁班出来遛弯的赵兰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她推了推眼睛,“也带我一个呗?毕竟老校长也是当年教过我们家那谁的是吧哈哈哈,我一定写首诗送他。”

同样不会写诗的庞煜,嘴从刚才扁了开始就没松开过。

“诶,别灰心。”包延摸了摸庞煜的背——动作跟霖月伊顺哑巴毛的动作差不多,“礼物什么的,心意最重要啊。”

“是啊是啊心意最重要……”庞煜苦着脸,“要是校长看到我那一手字直接厥过去了我这心意直接碎一地了啊……”

“喂,你不是吧,你家的教育居然会让你这会儿被一个礼物难住?”林霄依旧抱着胳膊看戏。

庞煜又叹了口气,转过身脸对着窗外吹了一会儿风,突然一打响指。

“等等,我有鬼主意!”

……

教师节当日,林萧校长照常起了个大早,赶在绝大部分学生之前到了学校。他觉得今天有些不对劲,林霄平日懒洋洋的,今天居然出门比他还早,神神秘秘地不知道干什么。

迈着缓慢的步子走上校长室,林萧校长掏出钥匙开门,却意外发现门是开的。

难道昨晚忘记锁了?林萧校长又隐约听到屋内有人声,第一反应是学校进贼了。老校长一狠心,转开门把手就准备抓贼。

“教——师——节——快——乐!”

屋内站着一排人,林萧校长定睛看了看,都认识,可不是那群闯祸精吗,他算是知道门怎么开的了,林霄肯定用的备用钥匙。

站在最边上的林霄一笑,背在身后的手抬到身前,手中是一卷卷轴,他旁边的庞煜帮他打开,再边上包延接上,赵兰接住尾端。

整个卷轴展开了就是太学以及周边街道的风景图,这画风林萧校长再熟悉不过,一看就是林霄画的。空白处写了些字,老校长走近了细看,包延和赵兰都在画上题了小诗,后面还有模有样地盖了几个学校校徽样的章子——估计是庞煜设计做出来的。

“我本来还想编首古琴曲的。”赵兰不满,“结果突然卡住了,下次艺术节再表演算了。”

“这主意是庞煜出的,卷轴和章子也是他买的。”包延空出一只手拍了拍庞煜的肩膀,“画是林霄昨天赶的,其实我还有自己写别的诗……”

“我也画了别的画。”林霄空出来的那只手一抖,另一卷卷轴落下——是一张林萧校长的画像。

“我我我……”庞煜急得跳脚,最后把他那印章拿出来也送给了校长。

林萧老校长卷好了两幅画,接了包延的诗和赵兰的贺卡,庞煜的印章放在了学校的章子边上。林萧校长转过身,那四个人还傻愣愣地杵在原地,他不禁笑道:

“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你们这又熬夜又起太早对身体不好,还有……快要上早自习了,还不快回教室!”

“是——”

——————————
补个设定:
太学是个重点高中,校长林萧。

包延是班上的学霸,意外跟跟借读生庞煜玩得挺好(不要问我庞煜是怎么借读进火箭班的,问市长赵祯去),班长林霄是林校长的亲戚,成功从别区考进来。

隔壁班有重度近视的校花赵兰和女汉子霖月伊,书法小王子王琪外加体育生戈青【。】

顺便一说太学可能真的是风水不太好,经常发生各种各样的着火或者闹鬼事件,据说有一次教学楼墙壁无故倒塌的事情好像还跟天山派公司老总有关系?真神奇。

话说悄咪咪问一句无关的
有人吃轩辕琅X叶星的邪教吗(bu)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