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案卷集】奇迹老银

给师父父 @一只沉迷搞事的清羽 的贺文

脑洞来源大概是奇迹暖暖吧,以及师父父肝Mad可以给人物换装×

可能有一点点鹰王X妖王的CP向×

OOC有,没有逻辑,XJB乱写,无脑欢脱流

然后设定是已经死掉了的妖王的脑回路【大概×】

以下正文
————————
银妖王突然穿越了。

当他醒来后掐指一算发现世界的走向有点不太对劲的时候他突然开始慌了。

特别是在他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是本应覆灭的鹰王朝时他就更慌了。

不对啊,我现在应该在地府啊。还是说那家伙又趁我睡觉搞了什么幺蛾子。

妖王一卷袖子推开房门准备找鹰王算算账。

结果开门的时机不太对,一下撞到了某个正要来敲门的白团子。

“老银?”天尊捂着自己被门撞到的额头,抬起头问妖王,“我们什么时候回山上,待在这里没意思。”

“那今天就回去,但我先去找个人。”妖王难得地搞不清这是个什么情况,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连现在是哪年哪月都不知道了。作为专业神棍的妖王觉得这不能忍,一抓天尊的手熟门熟路地跑去找鹰王。

路上碰见了刚出门的殷侯,妖王发现他没去练功反而拿着一张服装设计图在那里写写画画,更加摸不着头脑。

不过看小游好像很想过去掺合的样子,正好放他俩去玩吧。这么想着妖王放开天尊的手,带着从容的脚步走进了鹰王的屋子。

那家伙还是一样,面前还是一样的一堆不知道要批到什么时候的奏折。

见妖王进来了,鹰王放下手上的毛笔,抬头看了他一眼,一挑眉:“怎么了?”

银妖王:我突然失忆了想问你今天几号,我要这么说你会信吗?

“没什么,就是想问你又给孩子灌输一些什么奇怪的东西了,今天我看小降有点不正常。”妖王想起殷侯捧着张服装设计图的样子还是有些迷茫。

“我没啊。”鹰王回了他一个同样疑惑的眼神,“就是觉得那家伙年纪也到了让人教了他一点服装搭配的基本知识,不会那小子设计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东西来了吧?”

银妖王:你再说一遍你教了他啥?

“……没有,我就看小降比平常还认真,有点不习惯。”机智的妖王很快意识到这可能和世界的进程不一样了有关系,迅速转移了一个话题,“另外,今天我要带小游回去了。”

鹰王拿奏折的手顿了顿,盯着妖王的眼神开始让妖王怀疑是不是前两天刚好和这家伙说过要在这里待三天只是他真的不知道。银妖王刚想再换个话题,鹰王像是决定了什么一样郑重开口。

“正好批了一早上了有些乏了,既然你今天就准备走了那现在先陪我干一件事吧。”

妖王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不知道他功夫很好的少年鹰王在坐了许久学习文化课之后,也是这么跟他说的,那次鹰王带他去了一片空旷的位置说就算没他聪明自己总归是能打赢他的。

结果是被忍的不耐烦了的少年妖王一个有始有终砸到地底下。

多大人了还切磋,你怕不是石乐志哟。

跟着鹰王走向明显是当年打架的位置的妖王如实想。

……

还是那片熟悉的地方,妖王盯着当年曾经埋了鹰王朝皇帝的脑袋的土地,感觉到一丝丝不妙。

“虽然,在某些方面我确实比不过你,但是……”已经是个成年人的鹰王说出了和当年少年时的他一样的话,这让妖王觉得有些违和,但他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假装无事发生过。

“我想,服装搭配方面你还是比不过我的。”

嗯,什么?说好的比武呢???银妖王停住了蓄力有始有终的手,一脸惊愕地看着仿佛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的鹰王。

“怎么了,不敢么?”鹰王说着和当年一样挑衅的话。

“我想知道……一件衣服都没有到底怎么比?”银妖王斟酌了一下语言,挑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槽点。

鹰王给了他一个“你是不是傻”的眼神,伸手一挥袖子,也不知道怎么就变出来一个大衣柜和一座试衣间。

“神棍,你怕不是睡糊涂了吧。”

妖王:?????

银妖王学着鹰王的样子佯装镇定地一挥手,果然身后冒出了一个大衣柜。突然他发现刚才应该还在远处走廊里闹腾的殷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自己身边,而天尊站在了鹰王边上,俩人手上还拿了笔和板子。

银妖王有生以来头一次感觉到一种羞耻。

四人中间站了个不知道哪来的官员,举了个牌子据说是主题,上书:

快要入冬了,请准备一些保暖的衣物吧!

看着自己一柜子的毛领子,妖王感慨了一下住天山的好处。

不过为什么我家的七只狐狸也在柜子里。

“老银你为什么一直盯着饰品看?”殷侯忍不住问一只看着七只小狐狸的妖王。

“没什么。”银妖王把狐狸们抱出来顺毛假装无事发生过,又伸手拿了个毛领子搭肩上,莫名接受了这个设定。

等那边鹰王也走出来银妖王才明白为什么自家俩熊孩子要站在他俩身边。

因为他俩打分啊。

银妖王看着殷侯递给他的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写有一个大大的“S”的牌子,终于还是没有忍住自己释放有始有终的手。

当天上午,银妖王牵着天尊的手,背对还是被埋在了土里的鹰王,准时准点回了天山。

……

经过几天的时间,妖王算是明白了,这里的人跟原来不太一样,看来是极其喜欢衣服了,做个什么事之前都要拉你先去跟他比个赛。

可以说是非常的闲了。

以及,鬼知道为什么他的屋子里,堆了一大沓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画的服装设计图。

所以,当他后来发现,李昪在跟他商量万咒宫的事情之前,先跟他打赌要比赛,他赢了才能拿九龙轮盘时,妖王一点也不意外。

一点也不,真的。

但是大兄弟你比婚服就让我很怀疑你了啊???

还有后来,妖王集结了以前那一群人,要开始打风天长了。

他也一点都不意外风天长会提出开战之前先比比赛的要求。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比搭配衣服赢了会影响士气。

以及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要比苗疆风情,他不想知道自己穿着全身上下看起来就一块布甚至还是露背装的衣服会是什么样。

妖王寻思着有谁能上。

首先排除了无沙。

最后选定了黑水,果然一看就是一个风格的,你看她手上的星白链,多有苗疆五毒的气派啊。

……

妖王醒来的时候是他梦到自己又跳了一回崖,他正寻思着一定要跳个真崖不然全世界都像喝了假酒一样,一睁眼发现自己还是在地府的房间里,边上鹰王正在暗搓搓地靠过来。

“啊……神棍你醒了……”

“嗯,醒了。”妖王鬼使神差地乖乖回答,“我头一次觉得……”

“什么?”

“成衣铺是需要被有始有终砸烂的。”

鹰王:???

妖王:要不要来比一下服装搭配啊?

评论(2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