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案卷集】地府日常

又名:《鹰王的情敌有辣——————么多》

OOC有,双王组?其实也没有反正就是妖王的一堆迷弟和妖王的故事×

中间有李昪和少年样的周藏海出没。【感觉周藏海被我写的连智商都倒退了?×】
不行我还是想叫他李日升×

设定上是他们一群人还没排到转世所以在地府家里蹲×
这群挂逼真的能转世成功吗?×

以及新一章李日升好像没死?算了不管假死真死一律按死透了处理【。】

以下正文
——————
地府是没有昼夜之分的,鬼似乎也没有困倦一说,只是大家还是按照生前的习惯,每天总要闭着眼睛躺一会儿思考一下逝去的人生。

银妖王恐怕是地府里最不能睡安稳觉的,且不说躺到一半会冒出来谁,光是出一趟门会被多少人缠上就足以让他抽不出点时间独自思考鬼生。

今天也是一样,银妖王刚刚推开自己房间的门拐个弯路过旁边装饰用的草丛时,立马就被埋伏已久的李昪逮个正着。

银妖王看着眼前装作偶遇实际上埋伏了几个时辰的李昪,眯着眼睛刚想说几句糊弄过去,谁知,埋伏在另一边草丛里的鹰王马上冲了出来。

“这神棍是我的,你又想干嘛?!”

然后两人就在妖王面前噼里啪啦打了起来,打的那叫一个震撼、惊天地泣鬼神、山崩地裂日月翻转。

妖王:哦,那我先走了。

妖王刚要转身,袖子又被人拉住了。他低头,周藏海捏着他袖子手上还抱着画纸和笔,闪着星星眼有点怯生生地问他:

“我能再给你画幅画吗?”

“好啊。”妖王伸手揉了揉小孩子的头,心说果然听话又可爱的小孩子最好了,酱油组不在就再带一个好了。

周藏海红着脸原地爆炸,小心翼翼地坐到妖王对面认认真真地画画。银妖王撑着脸盯着他笑——这孩子真可爱。

边上鹰王和李昪还是打得天翻地覆,隐隐约约听到了类似于“你谁啊老子跟他青梅竹马还在一张床上睡过”和“青梅竹马算个毛老子当年跟他私定终身了”这样的话。

等等你俩在胡说什么啊……妖王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青梅竹马那个我认了后面那个是什么啊???

“那个……”周藏海跑回来把画纸递给妖王,“画好了,你真好看!”

银妖王微笑着看完了画,又捏了捏周藏海的脸,对他说:“嗯,谢谢,但是不能老是画我啊,外面还有很多好看的风景啊……”

“我知道了我会去画的!”周藏海一握拳收拾起稿纸,立马就准备出去画画地府的大好河山(?

妖王跟他挥手告别,转身正准备去做点什么,一边袖子被赶过来的鹰王抓住了。

“神棍你要去哪儿,我陪你去。”

妖王刚要开口,另一边袖子又被落后一步但还是冲过来了的李昪扯住了。

“小狐狸你别理他,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二人的力气越来越大,眼见着又要打一架,然而两个情敌并没有发现妖王越来越黑的脸色。他们那天听到妖王最后说的一句话,只有四个字。

“有 始 有 终!”

……

周藏海走到一半觉得不对,自己应该把爱豆带着一起游山玩水啊,赶紧急急忙忙跑回来,一抬头只见天空一道白茫茫冲下来直直劈到不远处,等他真的到了那里一看,妖王还是一样的仙风道骨,只是后面的地面被砸了个大坑,里面……似乎躺着两个人。

“呀,你回来了?”

“嗯……我想问一下我们能不能一起去逛逛……”周藏海挠挠头。

“好啊。”银妖王一拉他的手带着他往前走,也不让他看后面了,“对了,问你个事,你以前是不是李昪的手下啊?”

“算是吧,反正只是小喽啰,后来没跟着他了。”周藏海一脸天真地回答。

“哦,以后别理他,那人很烦的。”妖王故意说的很大声。

“哦……”

“你听说过鹰王朝么?”

“有听说过一点点吧……”

“那里面的皇帝是个傻的,没事别靠近他小心被传染。”

“诶……哦……”

坑里面的鹰王和李昪:日呦……

银妖王:你看你俩又是占有欲又是皇上怎么就那么像,别烦我了你俩在一起算了×

评论(16)

热度(48)

  1. 墨团子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