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案卷集】大概是双王?

  现代娱乐圈Paro隐退的前影帝【现在可能是酱油组助理×】的妖王和霸道总裁鹰王×
  
  有周藏海出没【设定是圈内太太×】
  
  下一篇是包括周藏海在内的一群迷弟的QQ群聊天记录×
  
  OOC有,世界欠鹰王一个奥斯卡小金人×
  
  无脑欢脱流×
  
  以下正文
  ————————
  鹰王表面平静内心惊慌失措地在大马路上飙车。
  
  神棍你再坚持一会儿,我马上就到!
  
  ……
  
  几分钟前,鹰王假装不经意地看着监控里的妖王下了楼,并且一直“目送”他走出公司大门,这才松了口气继续工作。过了半个小时之后重新调了监控,发现妖王居然就在大门口被拐走了。
  
  带走他的那个家伙鹰王认识,某个业界对头而已,鹰王倒是不担心那家伙挖他墙角,只是听说他最近招揽了那个神棍的脑残粉,就是好久之前搞了个大新闻差点弄出人命的那谁,这会儿又来找他家……不是,他们公司的神棍……
  
  你有何居心!(ノ=Д=)ノ┻━┻
  
  深思熟虑之后说着“老子一点也不慌我只是不想赔工伤的钱才去找他的”的鹰王一拍桌子,任由报表啥的哗啦啦散了一地,冲下地下停车库开车去追妖王。
  
  秘书: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于此同时,妖王已经坐在对面公司老板的办公室里跟对面谈起了人生理想。
  
  “所以您想让我做什么?”妖王脸上挂着标准的礼貌性微笑,靠在沙发上不紧不慢地跟对面老总谈笑风生,眼神反倒是越过对面坐着的老总,看向房间不起眼的角落里被阴影模糊的样貌的家伙。
  
  “我们只是在想,你这样的人,中途隐退跑去做个小助理实在是太屈才……”对家老总搓了搓手,见妖王没看他这边,也就顺着他的视线瞟了角落里的人一眼,“我们希望你可以复出,正好也能了了我们这边某人的心愿。”
  
  妖王没有回答,眼神放空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屋内一片寂静,时钟的滴答声与笔尖划过纸面的沙沙声在狭窄的空间里回荡,角落里的那人急躁起来,纸笔间摩擦的声音变得杂乱无章。
  
  “抱歉。”
  
  划动的声音骤然停止,角落里的那人死死地盯着不远处风轻云淡的妖王,妖王笑了笑,再没给老总劝他的机会:“不是屈才的问题,这些是我自愿做的。”
  
  说着,他歪了歪头看向墙角里坐着的人,脸上意味不明的笑容越发深了。
  
  “比起那个,我比较想问……你是,十几年前的那孩子吧。”
  
  ……
  
  鹰王一路追踪着妖王的手机定位,脑子里一边想着果然隐退才是正确的脑残粉太可怕了一边冲进对家公司大楼,一路上甚至还有办法躲过摄像头和其他员工,活像个特工。
  
  最后用了最快的速度冲上顶楼,一把推开对家老总的办公室大门——
  
  “你不要走!都是因为那些人你才会变成这样的!我要你回来……”
  
  “好啦好啦你冷静点……”
  
  某圈内知名脑残粉+大触周藏海正搂着银妖王嚎啕大哭,边哭还边说着什么可能会被列进恐怖分子名单里的话,妖王拍着他的背一脸无奈地苦笑,转头看见门口黑着张脸的鹰王。
  
  鹰王:你们这样我报警了。
  
  最后鹰王揍了痛哭流涕的周藏海一顿,抱紧,把妖王带走。
  
  ……
  
  “所以说你到底又到哪里去找来这么一个迷弟?”鹰王重新坐回他自己的办公桌,看着整整齐齐是资料点了点头,觉得可以给秘书加个薪,“上次那个什么李日升已经够麻烦了,还来?”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妖王摆了摆手,示意没什么大事。
  
  “下次别在招惹奇奇怪怪的人了。”
  
  “好好好知道啦……”
  
  ……
  
  后来,鹰王找到了周藏海的微博号,心里想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一脸正直地点开了周藏海的微博主页。
  
  然后拜倒在了各式各样的妖王画像下,嘴上说着这小子居然敢偷看我媳妇【划掉】公司员工,手上还是长按保存顺带点了个赞。
  
  啧,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只手呢。
  
  鹰王这么想着,用小号发了评论。
  
  @我有神棍我骄傲:太太今天更新吗![敲碗]
  
  当然这事其实妖王是知(算)道(到)的,妖王知道但他不说。
  
  但是要是敢保存R18图这星期就别想进房间。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