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诡行天下】反天下第一组的相遇

就是私心想让吴不恶和布嶒见一面hhh

bug比较多……比如诡行天尊好像不怎么路痴来着×管他呢开心就好

现在这个时间轴其实布嶒应该是重伤养伤状态来着,不过……暂时当他还能稍微打一下就好×

  
  这组叫反天下第一组也可以叫殷尊黑粉组?

  
  时间轴是血魔宫刚刚出名然后吴不恶还在到处乱跑的时候×

  
 其实我也吃善恶兄弟那对来着【你们知道是谁吧hhhh】

  
以下正文

————————

  
  那是靠近西北的一个客栈,这地界属于三不管地带,里面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有路过休憩的商人也有出来历练的江湖人,为了任务留在这里的军兵也有,而那种通缉犯啦大恶人啊什么的,这边也会多一些。

  
  吴不恶带上斗笠,装作只是路过的旅人一般走进客栈,他的实力在整个武林里都能排上号,自然是不会怕客栈里那些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家伙,只是现在殷侯天尊还在追着他,他总不能大摇大摆地就这么走。

  
  走上客栈的二楼,路过一间包厢,包厢没关门,里面一群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的家伙正在边喝酒边聊天。
  

  那几个家伙的酒桌上摆着西北的好酒以及大块的好肉,吴不恶瞟了一眼坐在最中间的人,挑了挑眉——和尚还喝酒吃肉,果然是凶僧么?

  
  正在这时,屋内那和尚喝了一大口酒,把酒杯狠狠地往桌上一砸,跟他边上的人抱怨。

  
  “……所以啊,就我说,天尊那个老家伙根本就不配做正派至尊……”

  
  吴不恶不自觉地停下脚步——他也觉得殷侯不配做邪派至尊来着,至于天尊……他的印象里除了江湖传言,更多还是殷侯以前无意提起的那些。
  

  想到这里,吴不恶突然产生了一些兴趣,他装作不经意地打量了一下那凶僧。其实像这种地方,会讨论起正派本来就挺奇怪,加上这家伙居然还像那种不得志的正派一样抱怨起天尊不配做正派至尊……

  
  吴不恶回想起很久以前、他还在天魔宫时殷侯曾经无意提起的一件事,他突然想通了些什么——恐怕那凶僧,就是曾经被天尊追杀,实际上又没有人知道他曾是天尊的徒弟的,血弥陀布嶒。

  
  此时布嶒还在继续抱怨:“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真是,做给谁看,他根本就应该算是邪派的人吧,正派那些什么深明大义也不知道他哪里符合了,当初推选的时候正派脑子都出问题了吗!”

  
  吴不恶继续抱着胳膊想——其实他也觉得殷侯一点也不像邪派的样子,他倒是希望殷侯可以多点邪气什么的,结果到头来还是只有长相看起来凶,这样的家伙到底怎么当上群魔之首的。

  
  他周围的那些人算是他刚刚认识的朋友,不属于邪派也不属于正派的人,看两边都没什么感觉,先前布嶒说的那些事,倒是有很多是他们没有听说过的天尊的传闻,八卦之心人皆有之,也就当故事听了。

  
  布嶒见周围的人没什么反应,也就停下来,一抬眼看见门口站了个黑衣人抱着胳膊也不知道听了多久了,血弥陀顿时也有些不爽,站起来,指着吴不恶。

  
  “你小子是谁,干嘛呢?”

  
  吴不恶有些想笑,不知道怎么想的,他缓缓走近布嶒他们那边,举起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进了屋,顺手关上了门,布嶒他们也不拦,只是有些戒备地看着他,吴不恶摘下斗笠,眼眸中的血光闪了一闪。

  
  “在下吴不恶,前天魔宫左护法,目前是血魔宫宫主,听到你们的对话有些兴趣,可以一起聊一会儿么?”

  
  布嶒周围的那些人,一听天魔宫的名字就有些待不下去了,觉得惹不起这么一号人物,没良心地一个个找了借口跑了,有的还有点人性,眼神示意布嶒要他干脆也扯个借口走了。

  
  吴不恶看着也不恼,直直地盯着布嶒,布嶒莫名也不是很想走,甚至还想真的跟吴不恶聊一聊,应该是同一种感觉,布嶒也觉得吴不恶在某些方面……可能跟他是同类人。

  
  最后周围的人都走了,只剩吴不恶和布嶒两个在武林上都赫赫有名的大魔头关着门聊了许久。

  
  至于聊天的内容……

  
  “你怎么知道我曾经是天尊那老家伙的徒弟的?”布嶒啐了一口,明显不太高兴自己曾经的这个身份被人提起。

  
  “殷侯他以前告诉过我们,我怀疑殷侯天尊他们其实认识,而且关系很好。”吴不恶撑着脸闷了一口酒,“他曾经还说过天尊那什么……特别容易迷路来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瞎扯的。”

  
  “那不是一般的容易迷路啊!”布嶒听到这个算是彻底打开了话匣子,像是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说起这个的时候之前那种对天尊的恨意听起来莫名少了很多,“以前……那是哪天来着,反正当时我还不大,那家伙带着老子和其他人下山,结果……”

  
  “结果什么?”吴不恶歪了歪头 又喝了一口酒,心说没想到还真的是啊。

  
  “这家伙把我们送到客栈自己说要出去买东西,早上走的下午还没回来,我们才想起来去找他,最后他晚上才找到回来的路,要不是我们自己有带银子,估计那天都要饿死了!”

  
  吴不恶仰头思考了一下,还是单手撑着脸,朝布嶒举了举酒杯,提出自己的疑惑:“虽然你说当时你还小……但一天不吃东西不至于饿到吧。”

  
  布嶒狠狠拍桌子:“那是第二天晚上!他买东西的地方就跟我们住的客栈隔了一条巷子他到底怎么走丢的!”

  
  吴不恶没忍住,差点被酒水呛到,抹了抹嘴角的酒,挑眉:“那么严重啊?我以前还以为殷侯跟我们胡扯。”

  
  “可不是……”布嶒气呼呼的,跟吴不恶干了一杯,“从那会儿我就觉得那家伙莫不是个傻的……偏偏我怎么打都打不过他,真是……所以老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那家伙。”

  
  “其实我也看不惯殷侯来着。”吴不恶见布嶒不说了,他就接了个话茬,“不过不是你那个原因,我反倒是因为……感觉殷侯那家伙,太怂了。”

  
  布嶒不解,江湖见闻什么的,天尊以前是跟他讲,但是说起殷侯,天尊大多是说几句那家伙超烦超傻超级垃圾什么的,于是布嶒对殷侯和天魔宫的了解还是江湖传言的那个层面,布嶒聊开了,也就仗着胆子戳戳吴不恶:“此话怎讲啊?不都是殷侯是那个什么,凶残无比的吗?”

  
  “哪儿啊……”吴不恶边摇头边叹气,失望至极,“你是不知道听到那些正派背地里给他泼脏水的时候他是个什么反应,那哪里像个邪派第一啊,怂的要死,别说打回去了反驳都不反驳,就在那受着……”

  
  “居然是这样……以前一直以为他是那种超级暴躁特别容易一发怒就杀人的……”布嶒表示长知识了。

  
  “现在天魔宫的魔头根本就像是一群等死养老的……哪还有一点群魔的样子。”吴不恶还是摇头,“所以我就出来不跟他们混了,我血魔宫照样可以成为天下第一邪门。”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