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案卷集】回首往事已惘然⑴

又……原文扩写?

标题是瞎起的×

私自脑补的当年陆老爷子跟风妹妹的相遇。

以及突然被以前超级凶的风天长苏到×

OOC有,因为不知道当年他们都是个什么性格×

内有妖王、酱油组和其他小伙伴出没。

没有文化没有专业知识,原文也记不太清了_(:з」∠)_

有问题欢迎指出(´▽`)ノ♪【之前有一篇打错字尴尬死×】

好了那么……开始喽_(:з」∠)_

以下正文

————————

陆天寒刚刚来到蜀中时正值夏季,呼吸间都带着炎热气息的感觉让长期生活在极北冻土上的他异常烦乱。

他本想不声不响地直接赶到银妖王那边去,却没料到蜀中极高的气温,他索性也不在意什么自己一头灰发很容易被人认出来之类的了,摘了头上的斗笠背到背后,运起内力给自己带来一点清凉。

又在烈阳下赶了许久的路,陆天寒这才在眼前热到扭曲的风景中找到了一座让他可以暂且歇脚的城池,即使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陆天寒凭着自己极佳的视力和此时耀眼的阳光也能看清城门上的“关山峡”三个大字。

白鬼族兴起,蜀中战乱频发,进城时的盘查格外仔细似乎也理所应当,城门口等待的队伍似乎比平时还长,索性陆天寒并不是急着进城,只是被排在城门口等待进城的吵吵嚷嚷的人群和因人多而越发闷热的空气弄得心烦意乱。

陆天寒在城门附近寻了座茶馆,找了个还算清净的位置坐下,心里盘算着是先进城休憩一晚还是在这儿坐一会儿再继续赶路。

他这边坐着低头发呆,另一边又来了一人,陆天寒听着轻轻巧巧的脚步声,脑子里一边考虑事情一边反应着来的估计是个女子。不过他也懒得多管别人,只是心底里略微高兴自己还能多清净会儿。

“你好,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对面是少女开口,清脆的声音好似叮当作响的银铃,或是一淙潺潺流过的溪流,在这种闷热的天气里奇迹般地能让人静下心来。

“嗯。”陆天寒的心情突然不怎么烦躁了,点点头示意少女坐下,他也在此时看清了少女的样貌——不似大家闺秀那种羞涩的美,反倒有几分江湖儿女的英气与飒爽,灵动的眸子含着水光,笑容明媚。

“多谢。”少女便在陆天寒对面坐下,城门口入城的队伍依旧排成长长的一条,排查的军官满头大汗却也一丝不苟,反而是队伍后方的民众已经失去耐心,怨声连连。

就算陆天寒并不是非要进城,他也忍不住皱眉,心里更加坚定地想着要不还是直接赶路去找银妖王,不休息了。

少女顺着陆天寒的视线看了看缓慢移动的人群,抬起一只手遮住额头,避开刺目的阳光估算了一下时辰,像是看穿了陆天寒的心思似的跟他搭话。

“如果要进城的话,现在就可以去排队了,等会儿下一批守城军会来换班,速度会快很多。”

陆天寒惊疑地回头看了少女一眼,少女歪着头特别纯良地看他,他忍不住跟少女聊了起来:“姑娘好似很熟悉情况,家住城中?”

“不,我只是来这边买点东西……”少女愣了一下,“不过我家确实在附近就是了……”

陆天寒突然挺喜欢少女这性格的,见她也要进城,心思又转了个大弯,考虑起跟着少女四处转转,晚点再赶路的可行性,毕竟出来帮个忙还能多交几个朋友,听起来也不错。

“这些天不太平,姑娘只身一人怕是不安全……”想了半天,陆天寒还是只能随口扯了一句超级烂的理由——这话听起来好像自己才比较奇怪吧。

“放心啦这些天应该不会打起来的。”少女很笃定地说道,仿佛在陈述一件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她张了张嘴像是还想补充什么,转眼却看到那边换班的军兵已经到了少女赶忙站起来,还不忘提醒陆天寒,“来了,咱们一起进城吧。”

按理来说陆天寒还是很乐意的,只是他刚想点头,到嘴边的话转了个弯,吐出来又成了另一个说法。

“多谢,只是我方才想起还有些要事要办……恕不能奉陪了。”

少女吐了吐舌头,略微失望了那么一瞬,却又立马恢复了一开始的活力满满,跟陆天寒道别了之后就独自一人跑去排队了。

陆天寒一直目送着少女的身影消失在城中,感慨这速度还真是快了不少,紧接着,他本想寻处无人的地方解决了刚刚胆敢向他发出杀气的家伙,没成想他刚起身,不远处便窜出几个人。

几人都蒙着面,透过未被遮掩住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他们身上不正常的肤色,于此同时那几人身上散发出的炙热内力让陆天寒心生厌恶,结合银妖王前些日子寄来的信中的描述,陆天寒大概确定了这几人的身份。

尸火鬼,白鬼族的人。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那些人发现。陆天寒在心里吐槽银妖王的不靠谱,

周围的人好似还未发现这几人的身份,只觉得来者不善,变得有些纷乱。那几人倒是目标明确,径直向陆天寒冲来,茶馆内的人甚至还没来的及惊慌,就见到了一幅奇景。

只见那刚刚起身灰发人抬起手,也未见他怎么动作,四周围顿时刮起一股完全不符合现在的季节的冷冽的寒风,转瞬间茶馆外的那几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已经变成了晶莹剔透的冰雕。

陆天寒拍了拍手,摸着下巴像是在欣赏自己创造的杰作,最终他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留下了极其恶趣味的那四个字,好似是对那几人破坏了自己难得的好心情的埋怨,他背起自己的行囊,也不进城了,不过今日的奇缘他也会一直记在心中。

……

天黑前,陆天寒紧赶慢赶找到了妖王,没等他解释今天发生的一切,银妖王就像是早已得到情报了似的眯着眼调侃他。

“你在关山峡发脾气了?”

妖王似笑非笑的神情和好像在逗小孩的语气让陆天寒不太自在,他偏偏头想要转移话题。

“这么快就被对面知道了,你们到底行不行啊……还有我不明白你们叫我来到底有什么用……”

银妖王的眼神随着摇曳的烛火闪烁了两下,盯得陆天寒更加不舒服,最后银妖王轻飘飘地解释了。

“如你所见,你的内力克制白鬼族。”

“不是还有天尊那家伙吗……”陆天寒比划了两下。

“多一份战力总归是好的。”银妖王像是很无奈,让人产生了一种他们是不是已经弹尽粮绝抵抗不了才叫来最后的外援能撑一会儿是一会儿的错觉。

陆天寒跟他对视,也见他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挥了挥手表示自己会去帮忙的,以及提醒了一下银妖王要做好情报保密工作,转身自己找地方休息去了。

银妖王看着陆天寒消失在他的视野里,轻轻叹了口气。

“不是我们这边泄露的哦……”

……

另一边的白鬼族大帐中,风天长刚刚送走买完东西回来的风姑娘,又见崔雁承慌慌忙忙地跑进来。

“慌什么,怎么了?”

崔雁承站到风天长面前,认认真真地禀报。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银妖王请来的援兵,就是那个极北冰原岛的陆天寒,而且……他好像已经到了。”

风天长看着崔雁承,总觉得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发生了,于是他便问了,崔雁承沉默良久像是在组织语言,最后还是老老实实说了。

“之前偷偷跟着您妹妹去关山峡的那几人……都被冻成冰雕了,看手法并不是天尊做的。”

风天长愣了愣,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挥挥手把崔雁承遣走,自己靠着椅子看向大帐的顶部,像是在发呆,眼神却是逐渐锐利。

“陆天寒么……”

——————

这里是脑洞解释×

大概就是某妹控风天长偷偷派了人跑去跟着风姑娘,那几个人远远看见风姑娘跟一个灰头发的奇怪的人聊的很好,于是想上去教训教训→关山峡事件×→陆天寒以为自己很快就被敌方发现了嘲讽妖王情报管理不好→妖王掐指一算嗨呀好气啊你撩妹被亲属找麻烦还怪我?×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