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案卷集】旧事集

这次私设成山啊……

因为之前说唯一让风天长有人性的就是他妹子……

所以私设傻哥哥风天长_(:з」∠)_

OOC严重应该……画风魔性×

然后就是因为叫风妹妹有点奇怪……所以叫风姑娘好了_(:з」∠)_

白鬼族将士出没_(:з」∠)_

小学生文笔hhh

没有稿子的生活_(:з」∠)_

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喽_(:з」∠)_

——————

曾几何时,有着那么一个古老的白鬼族,而他们的头头——白鬼王,风天长,因其残忍嗜血而闻名于天下。

传言里他杀人不眨眼,甚至以杀人为乐,无恶不作灭绝人性,而与之相对应的,却还有一句传言。

这个世界上,唯一让他还有点人性的,就只有他的妹妹。

那么,这位传说中的白鬼王,到底是怎么跟他的妹妹相处的呢?

1.
当年正值战火纷飞的时期,风天长本人的志向是战到天涯海角,但这并不意味着白鬼族的其他战士也是这么觉得的。

而很多的小兵们,年纪也就只是二十左右,那是一个……按理来说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的年纪啊……

可惜军中妹子少啊,将士们寂寞的都要弯了。

幸好……军中还是有着那么一个女神,人家啊,长得又漂亮,性格又可爱,最重要的,还是人家的身份,那是白鬼王的妹子啊!那是能够让他们天不怕地不怕的王一秒怂的神人啊!

于是那些个小青年,都卯足了劲要跟风姑娘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不过……具体操作方法好像有点问题。

比如,风姑娘在军营里散步的时候,经常走着走着旁边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她还没来得及问一句有什么事,那人经常顺势就单膝下跪,拿着一堆礼物就问风姑娘要不要跟他谈恋爱。

然而……那边是没有玫瑰花这种东西的嘛,所以他们送的礼物都是挺奇怪的,比如人头啦,比如武器啦……比如沙雕啦……

次数一多风姑娘也是没有办法了,以后出门都要拽着风天长一起,此后再有人做这种事,风天长就可以掏出他的刺猬袖套,一记升龙拳送他化为天上的小星星。

之后,有那么一天……

风姑娘依旧带着无所事事的风天长走在军营里,本以为不会有人冒出来了,谁知道半路上还是跑出来一个不怕死的小兵,滑着跪到二人面前,眼睛里闪着小星星,看向了……风天长,对,风天长。

“吾皇请跟我交往吧!”

刚刚一手护住妹子的风天长:……??!

好像发现了新世界的风姑娘:……???

白鬼族其他将士:夭寿啦有人公然掰弯老大啦!

最后那个大无畏的汉子还是被风天长送上了天,风姑娘忍着笑挠挠风天长让他冷静一点,风天长心烦意乱又没法跟妹子发火,抱着胳膊生闷气。

2.
众所周知,风天长的志向是战到天涯海角,并且他也确实很长一段时间都所向披靡,不过战无不胜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曾经也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也是为了接下来的战局彻夜难眠。

某一天的夜晚,风天长依旧坐在自己的大帐中,一手撑着头,一手拿着小旗子,看着眼前的沙盘,越看越觉得脑子里乱成一团。

恰逢此时,风姑娘端着汤走进来,她一直知道风天长这些天在研究战术,一方面,她不希望这种常年征战的生活,另一方面,看着风天长这样不睡觉的研究,她也看不下去,她准备劝风天长还是喝了汤赶紧休息。

风天长听到门口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也知道这个时间也只有风姑娘会来,想起前两天风姑娘围着他劝,叫他不要杀人,更加心乱如麻。

感觉到风姑娘慢慢靠近,风天长也没有抬头,最后忍不住一拍桌子。

“你别来烦我了行不行!”

“哗啦——”水声。

风天长抬头,风姑娘好像一下子被吓到了,她眨眨眼看着风天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风姑娘把手上端着的汤放到风天长的桌子上,说了一句“赶紧休息”就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风天长看着风姑娘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又低头看着那碗还冒着热气的汤,挠头——啊啊啊!劳资都干了些什么!

最后白鬼王大人还是赶紧跑出大帐,追着风姑娘去了——妹子等等我,我不是故意的QAQ!

3.
某日清晨。

甚至连太阳都没有出来,白鬼族的士兵已经整顿好,整整齐齐地等候在外面,而风姑娘此时还在熟睡中,风天长特意挑了这个时间,让她不能发现他们已经出发了。

但是在出征之前,风天长还是轻轻地走进风姑娘的屋子里,看着她的睡颜,风天长轻轻叹了口气。

不论是从他自己的私心出发,还是为了族群里的更多资源,他还是想要征战天下。

但无论外界传言中多么可怕的他,心里都住着这个人,而他所有的温柔,也就只会留给她。

在外界,在将士们面前,他就是战无不胜的白鬼王,但在这个人面前,他好像就是一个傻哥哥。

风天长走到风姑娘的身边,小心翼翼地给她掖了掖被子。

而当他走出门,披上他那血色的披风,他又成了那个六亲不认的白鬼王,向着下一次的征战进发。

……

本来以为以后都会这么纠结地过去,但风天长在那一天,留下了他一生无法忘怀的记忆。

那看了无数次的血光闪过他的眼前,血液撒在他的脸上,眼前的人,还是像以前那样笑着劝他。

但,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白鬼王风天长,错手杀了他此生唯一在意的妹妹。

终于,他坐实了灭绝人性的名头,然后呢……然后呢……他也永远地失去了她。

怎样算是后悔,他此生第一次尝到心疼的滋味,在崩溃绝望之中,他也结束了“这一生”。

……

极北冰原岛。

夭长天背着手无所事事地四处晃悠,看到某些场景时,心口的位置还是会有些隐隐作痛。

这颗跳动着的心脏,既是他百年来的束缚与梦魇,恐怕也是那无数个在崩溃边缘的日日夜夜,他心里唯一的支撑与依靠。

百年的时光,如果没有任何依靠,恐怕真的是会疯掉的,而让夭长天依旧还能在崩溃边缘徘徊的,还是记忆里那人的笑颜。

这也许是种折磨,但也是种珍贵的宝藏。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