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反派的一篇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反派】
【接着搬】
【诡行游龙龙图黑风城都有……】
【暂时就这么多……】
  反派好可爱我要写反派。×没按任何顺序,排名不分先后。
  拒绝卞通天、吴不恶、孟青、轩辕珀、白姬和白木天。
  你们说我要不要写风天长?
  【耶律明】【就是蛋蛋×】
  “你有没有想过,换一种生活方式?”
  明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却依然不依不饶地再次看向那人,他一次次地被打击回去,却一次次地不放弃,也许是爱才,也许是身为对立面的身不由己。
  “要怪,就怪你太强了吧。”
  拉起缰绳,他扬长而去,相信他心中却还是带着对林中另一端的那人的不舍与可惜。
  ……
  【仇朗行】
  “十年梦醒,森罗归来,良辰吉日,天下大乱!”
  他在大火中站立,身形恍惚,似是嘲讽的笑声传出千里。
  “当年他们都不相信我大哥的案子有蹊跷,只有你!只有你怀疑案子有问题……”
  他背后是成堆的鹅卵石与累累白骨,不知是绝望还是疯狂地站在原地。
  ……
  【落歆夫人】
  “这样,才叫还清了!”
  她掀开白布,灵位牌上的名字触目惊心,白布缓缓飘落,拂过她因激动愤怒发白的指节。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豆大的泪珠从她眼眶里滚落,顺着白皙的皮肤划出一道道水痕,眼中的仇恨动摇,内心闪烁不定。
  ……
  【谢百花】
  “我只是想要力量而已!有什么错……”
  他看着全身的皮肤一点点溃烂,先前的风光不再,眼前的黑暗中那纯白的身影刺得他眼睛生疼。
  “我不知道哪条路是对的……但是……我会换一条路走。”
  他抬头,蜷缩着的身子缓缓舒展了一下。
  “杀了我吧。”
  ……
  【枯叶】
  “如果我死了,把我埋在黑水河吧。”
  枯叶花纹的面具下,他的眼神不知飘向何方,可能是多年前还可以欢快的童年,也可能是远在大理等待着他的下一次的行动。
  “反正,从你不认识我到现在,我都不是什么好人。”
  离去前他说了这句话,但那个兔子吊坠还在他刀上晃着,他身边枯叶蝶环绕,阳光洒下竟像是一幅画。
  ……
  【布嶒】
  “不可能,我练到七重之后就在无法往上了!”
  他崩溃着,质疑着,徘徊着,就像几十年前那种无助的感觉,他拼尽所有想要追上那的个身影,最终却离他越来越远。
  “原来……是这样……”
  最后白色的旗帜落下覆盖住他的脸庞,他挑起嘴角露出了然的微笑,而那抹他追逐了一辈子的纯白的影子又在眼前若隐若现了。
  ……
  
  
  
  【杨彩生/苏图录】
  “还是埋在天山吧……”
  他明确地知道自己的结局,即使罪孽深重,但还是忍不住想起当年山中的无拘无束。
  “跟随他的那几年,是我唯一抛弃一切身份与野心,潜心武学的几年。”
  他低着头,却不禁笑了,眼中飘过的,也许正是心中那隐藏的美好。
  ……
  【秦黎声】
  “可惜啊……”
  身份爆开,一切尘埃落定,最后的药矿却也只是个幻想中的救济,他轻叹一声。
  “还是不能看到他……”
  声音之轻,几乎弱不可闻,他的眼闭着,让人无法猜出他所指为何。
  ……
  【兵蛛王】
  “重回百年前的江湖,再战一次吧!”
  他捂住胸口,抬起头狠狠地啐出一口鲜血,浑身酸疼,肋骨也不知究竟断了几根,但眼神却是一如既往地执着与疯狂。
  “我又没有见过他,为什么要为他可惜。”
  他被关入牢中,那个人的那些话他硬是没有承认,但又如何。他自然是为他祖父不值的,凭什么他的祖父没有留下而其他人却可以依旧完好地活着。他学了那么久的功夫到底为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睁开眼睛看世界,又到底是什么。
  ……
  【周藏海】【偏心明显的我×】
  “我才不要和你家酱油组做朋友啊!我本来就是李昇派来监视你们的啊!”
  心里这么想着,但看着那个身影远去,他却不禁想要放下手中的刀,拿起多年前就弃置不用的笔——将那人画下来。可惜直到最后,他也没能见那人一面。
  他以为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实际上,多年前那个让他重新燃起生的希望的,正也是那个白色的身影。
  “当年害他的人都死了,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宁静的雪缓缓飘落而下,他趴在地上痛哭失声,那是他生命的最后,他所作的一切,似乎只是为了让人们想起那逝去的传说。
  我想他最希望的,只是再碰到那人,拿出纸笔,看着那人笑眯眯的样子一如从前,然后,将这一切都记录在他手中。
  ——正如他现在将他对于那人的所有回忆都记录在那一幅幅画卷中一样。
  ……
  【林淼】
  “你个睁眼瞎,林大人那么好!林二是个王八蛋!”
  多少年前,小小的他这么对着那人叫闹,那人却只是笑着说好坏他不在意。
  “这是我与幽莲的仇恨,我时日无多,一个人下去怎么行?恩怨还没了呢!他想独活,娶妻成亲?没那么容易……我要带他一起走,到下边,再做个了断。”
  百年后,武试场,他站在火中歇斯底里,他等了百年,他似乎为的就是同归于尽。最后的寺庙中他却可以独自一人安心离去。
  原来,长达百年的恨意,一句话就可以化解。 他要的,只是林大的一声呼唤。
  ……
  【轩辕桀】
  “灵儿……灵儿你看到了吗……那是玉儿啊……”
  牵着空中只有他一人能够看见的影子,他喃喃自语,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打击将他灭绝了人性,多年前的悲痛仍在心中无法散去。
  “哦……”
  这一声短短的叹息之中究竟包含着什么,也许是对于那人的逝去的悲伤,也许是对于自己遗忘的愤恨,也许是对于眼前人的复杂的感情。即使身为一代妖帝,却终究藏不住内心的悲凉。
  ……
  【崔雁承】【恭喜追星二人组×】
  “你今天必须死!”
  黑色的风暴宛若一条条巨龙,狂风带着黑云仿佛笼罩了整个世界,他握紧手中千辛万苦得来的青龙胆,双眼紧紧盯着风暴中央那个他恨了百年的人。
  “吾皇!”
  当黑云散尽,那些白焰就好像是天上突破了乌云的阳光。他看着近在眼前的黑色的身影,那眼神一如百年前。
  但那人却终究和他的信仰不一样。或者说他的信仰早已逝去。他拼上性命和他努力了了一百年保下的白鬼一族最后的那点人员,换来的却是一个新的王。
  “吾皇……万岁……万万岁。”
  ……
  【古言旭】
  “如果我外公当年没有遇上他,是不是他就不会死了!”
  他终于撕破脸对上那个自己痛恨的人的后人。他想要的也许是一个疼自己的外公或者只是一个亲人。
  但他对上的却是对面那人冷漠的目光,毕竟他不知道那人的长辈发生了什么,并且他不知道那人长辈的性格与当年的真相。
  但他又说错了什么,如果……一切都不曾发生,一切都可以平平安安……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