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殷宫主个人向

魔宫的那些个大魔头,是展昭心头的朱砂痣,而这些人,基本都是他外公捡回来的。
  殷侯,魔宫宫主,邪派第一人。
  外界传言是个多么多么凶残的人,但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那个被传得近乎妖魔化的魔宫宫主,其实根本是个温柔的人。那个外界传言吃人心噬人血的魔头,会把自己亡妻的东西全部摆在自己的房间里,时常看着那些东西发呆;那个传言里冷血无情的人,为了自己一宫的魔头、为了自己的亲人,不顾整个武林说他怕了的嘲笑,毅然隐退江湖;那个传言里心狠手辣的人,会为了自己女儿的一次撒娇,跑去厨房为她亲手做一碗冰镇雪梨。
  对于外界的传言他都可以不再理会,他仅仅把他宫里的魔头都视作亲兄弟。
  但却被兄弟所伤。
  “哼,自己人,现在的那三百多个自己人,是当初三千三万个自己人里剩下来的!”
  卞通天被利益所诱惑,自愿引他入局,困龙阵中的九死一生在他身上留下无法褪去的伤痕;吴不恶为了蜃楼复兴抛弃救命之恩和多年的情谊,天魔宫因血魔一事背负了一甲子的不属于他们的骂名。
  这两件事虽不在一个故事中,但相信被信任之人所伤的痛却是相同的,而且,应该绝不只这两次。
  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命,他知道自己终将万人唾弃,即使心中伤痛无法抹去,即使背负了那么多他都可以当作不在意。
  但他终究无法自在地显露自己的情感,百年来不敢肆意妄为,甚至喜欢上一个人。
  拥有一个妻子是他的幸运,但在那之前呢?费韵?夜雨心?
  靠近他的人一个个离去,他更要躲着人,比起天尊百年孤独的寂寞,他承受的是一次次的心碎。
  从地狱里爬出来,不仅说他万箭穿心后还能痊愈的顽强的生命力,又何尝不是指他在经历了这一切后还能淡然一笑的坚强到可怕的内心。
  毕竟这一次次的经历又何尝不是精神上的地狱呢。
  即使百年之后,他也无法想天尊一样自由自在不去管别人的想法,因为他身后已经是被人唾弃、千疮百孔的魔宫,他必须为他那些魔头,也为他自己,护住他们最后的家;他无法像无沙大师那样潜心钻研佛法,斩妖除魔,因为他本身就是魔;他甚至无法像夭长天那样疯疯癫癫地为自己赎罪,只因他早已与天下人为敌。
  唯一的安慰是他生命中的意外。他的妻子。
  他拥有了女儿和外孙,意外地幸福。但表面的幸福背后却是他的子孙必须隐姓埋名,女儿不能叫一声爹,外孙无法安心地跟着外公。
  身世成了秘密,成了一旦说出来就会身败名裂的把柄。即使展昭认了外公,背地里却不知多少人在议论纷纷。
  外界所说的他的肆意妄为,都是在极端愤怒下一次次撕开自己心中的伤。
  殷侯,魔宫宫主,邪派第一人,武林公敌。
  天下人唾弃的对象。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