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南宫的为何忠诚

【第一次在文触画触聚集地发文……有点方】【贴吧的一篇】
【其实是无cp向嗯……】【好方 @清羽_没有ssr_网易爸爸
“告诉朕,你究竟为何忠诚。”
  南宫纪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似乎像是在发呆。
  赵祯给他一天时限让他必须回答他忠诚于皇族的原因,但这个问题确实困扰住了他,南宫纪皱着眉头胡思乱想,思绪恍惚间飘回了十多年前。
  那年,南宫纪第一次见到赵祯。
  他被告知自己今后的任务就是保护眼前的人。
  南宫纪打量着眼前的小皇子,那时他只是明白保护这个人、忠诚于这个人是他的任务,是一种责任。
  眼前的赵祯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出众之处,一眼望去就只有平凡和温和,他的眼睛是清澈的,但又无法猜出他的想法。
  而当时的南宫纪,就是因为这一个任务,跟赵祯结下了最初的羁绊。
  最开始的一段时日,南宫纪真的只是认为忠诚是他的任务和职责,况且他认为这个平凡不起眼的皇子应该并不会有什么危险,是的,那时在南宫纪看来,赵祯没什么出众的地方,尤其是在南宫纪见到赵普之后。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被专门派来保护这个小皇子。
  后来南宫纪发现,赵祯不只是表面的那种懵懂,这人只是把自己的锋芒尽数收了起来。
  那时,南宫纪已经跟随了赵祯一段时日,他发现这位小皇子的娱乐好像很少,最喜欢做的事好像也就是跑到空院子里等着赵普过来,有时候庞太师的女儿也会来,之后赵祯就会摆好棋盘,和赵普对弈,庞太师的女儿会帮他俩剥橘子,二人一下可以下一天。
  这时,南宫纪发现,赵祯绝对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因为赵普是帅才,而赵祯总能和他下成平局。
  从那时起,忠诚不仅仅是任务,南宫纪对于赵祯多了几分尊敬,那是因为赵祯的才。大概也正是从那时起,赵祯身边的危险也越来越多,刺客层出不穷,南宫纪必须开始越来越警醒,他也更加确定赵祯不只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每次有刺客时,南宫纪总能立即发现,但他毕竟年纪尚小,加上寡不敌众,很多时候在有其他人赶来前情况总是会十分危急,这时南宫纪多少都会有些慌张,但他发现赵祯从不。赵祯总能冷静地想出各种办法,比如缩到床底那次。
  最后,所有的功劳都会被放到南宫纪身上,赵祯只字不提自己的办法,南宫纪有些疑惑,但当时也没多大的赵祯只是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
  南宫纪觉得虽然他可能也是为了隐藏,但他好像也开始信任自己了。
  而经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生死考验,南宫纪的忠诚又莫名多了几分信任与甘愿付出生命的意味。
  再之后,赵祯登基,天圣十年,文武百官心照不宣,刘后垂帘听政,赵祯恐怕只是个傀儡皇帝。南宫纪不懂这些,他认为只需要保护好赵祯,忠诚于他,这就够了。
  只是有一次,南宫纪抓了个刺客准备回宫,那刺客却这样问他:
  “你为何要忠诚于这样一个傀儡皇帝,他不过是刘后的一颗棋,你武艺高强,即使离开他也依旧能活的潇洒,甚至更好。”
  当时南宫没有理他,只是在事情处理完之后,南宫纪认真思考过,他问自己,为什么不离开皇族,让自己更自在一点呢?
  那时也如同现在这般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南宫纪干脆不想了,也许只是多年相处舍不得,也许是放心不下那个不关心身体的皇帝,在也许……大概是为了宋朝的安宁?总之就这样继续吧。
  又是几年过去,刘后倒台,赵祯真正手握实权,赵普作为兵马大元帅常胜不败。南宫纪不用在刘后面前装傻充愣却又要开始拦住要出去玩的赵祯。十多年的情谊,他越发没有动过离开的念头。
  此时的南宫纪就基本跟现在的南宫纪没有多大差别了,为赵祯献出生命,付出一切,已经是随时都可以的事情。
  他从未明白这是为什么,一切好像就这样发生了。他也从未去想这是为什么,一切顺其自然。
  但,今日赵祯一句话,他却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个问题,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是为了家国大义,但之后那几个问题又否定了他。
  “如果为了天下苍生,为了大宋,你会背叛朕么?”
  “臣……不会……”
  “那么,为了家人?”
  “也不会……”
  “那到底在什么情况下你会背叛朕?”
  “……臣,想不到。”
  这是为什么?南宫纪发现好像没有哪一种情况下他似乎都不想也不会去背叛赵祯,他甚至想过是不是像某次他无意间听到皇宫里那几个丫鬟偷偷议论的那样,他是不是喜欢赵祯。后来发现也并不是,那好像是赵祯和庞妃之间的情感,跟他似乎没什么关系。
  思考了一整天似乎都没有答案,直到南宫纪看到窗外的身影,感受到来自四个方向的澎湃的内力。
  开封府的人,个个能力高强,比起南宫纪,他们似乎自由了许多,但他们却不知为何都愿意呆在那个小小的衙门。
  南宫纪明白,展昭会来开封而不是做他的魔宫小宫主,白玉堂会跟随开封府的人而不是接任天山派掌门的位置,公孙留在开封府做小小的主簿而不是做游览天下的神医,以及赵普,无心为王而是天天赖在开封府,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意愿,遵循他们自己的本心,谁又能说出所以然。
  那么,我南宫纪又何尝不是为了自己的本心。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确切的原因。
  “臣,不知道。臣想,臣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答案。”
  这一切无关身份也无关职责,也许你不是大宋君主我不是大内侍卫,但在碰到你的那一刻我依旧会去保护你,也许这就是天意,这是发自内心的忠诚。
  ……
  十年前,御花园。
  微风拂过,树叶缓缓飘落在地,园中小小的人儿相对而立。
  “在下南宫纪,奉命保护皇子安全。”
  “那,你会一直忠诚于我么?”
  “自然,这是臣的职责。”
  十年后,同样的御花园。
  “南宫,你记得你曾经在这儿说过什么么?”
  “臣……记得。”
  “你,的确做到了呢。”
【记得贴吧里有人说过一句不是爱情高于爱情】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