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邹霖】虎落平阳被犬欺,落地凤凰被狼骑(4)

无脑欢脱,OOC有
我到底会写几章_(:з」∠)_

赵没谱出没
俗话说的好龙凤呈祥,但是这条龙跑去缠竹子了当然凤凰也就去勾搭大型犬科动物了。

以下正文
————————
最终邹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把霖夜火带回自己的屋子。

“嘿,哑巴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你们老家玩儿啊。”霖夜火的眼睛里闪烁着犬控的光芒,“我可以去看你的弟弟妹妹哥哥姐姐吗,有没有刚出生的小奶狼啊一定很可爱……”

邹良似乎在这个时候的霖夜火身上嗅到了一丝龙乔广的气息,脑子里倒是考虑着如果把霖夜火带去给塞勒会不会被咬什么的。

“哑巴你别哑巴啊,说话啊。”霖夜火拿胳膊捅了捅邹良。

我到底为什么要摊上这个家伙呢……邹良盯着一脸无辜的霖夜火看,然后大无畏地伸手揉了一把霖夜火的头。
“哑巴你干什么!”霖夜火捂住脑袋,“头发乱了就不帅了。”

真不知道他这种二不兮兮的性格是哪里来的,难道天界的妖比人间的民风纯朴?邹良又伸手捏了捏霖夜火的脸。

“哑巴你竟敢动我最值钱的脸,我跟你拼了!”霖夜火向前一扑拽着邹良在地上打滚。

此时屋子的门一开,某元帅耷拉着眼皮探头进来:“喂,欧阳他们说今晚准备吃烧烤你跟不跟我们一起……嗯?”

赵普看清了地下两个人之后吓得一只眼珠子都灰了,快步走进屋把门关上再反锁,靠在门上质问邹良。

“说,什么时候有的相好,哪家姑娘?”

“姑娘你大爷老子是男的!”霖夜火蹦起来就喊,起来的有点快还差点撞到邹良的头。

赵普又认真审视了一下霖夜火,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哦,我好像知道你是谁了。”

霖夜火一甩头,刚要开口说“对,就是我帅裂苍穹美得天地无色日月无光的天下第一帅哥霖夜火”的时候,赵普接着说。

“之前好像看到过,就那个变异凤凰是吧,其实还是彩凤好看。”

霖夜火当时就不乐意了,邹良揉了揉脑袋按住他。赵普走过来拍了拍邹良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你小子加油啊,我去吃烧烤就不打扰你俩了。”

“搞什么啊那家伙。”赵普开了门出去找兄弟们八卦去了。霖夜火啧了一声,用胳膊肘捅了捅邹良,“喂哑巴,他是不是就是那个什么九龙啊?”

“嗯。”邹良点点头,霖夜火抱着胳膊等他接着介绍一下,但邹良点头之后就不说话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霖夜火,火凤歪头。

邹良一指门:“吃烧烤么?”

“才不要咧,油腻的东西吃多了影响身材。”

……

结果还是去了,赵普给兄弟们提前介绍了一下霖夜火,以至于邹良来的时候遭到了单身兄弟们无情的谴责。

邹良面无表情地坐下来,特别耿直地告诉他们这个不是相好。他那几个不靠谱兄弟一脸不信,火麒麟当时直接蹦起来说你就扯吧赵普说你俩都滚一块去了。

霖夜火状况外——为什么说是相好呢明明大爷我就是过来玩玩顺便交个朋友嘛。

贺一航面带微笑地问霖夜火为什么突然跑到人类的地界来。霖夜火一撇嘴说这地儿又不是只有人来,我是听说人类美容的方法多才来的。顺便吧啦吧啦把之前红九娘告诉他的“美容秘方”给说了。

其他人听完之后一脸怀疑看邹良——真不是相好?

邹良反倒是不知道霖夜火来这儿还有这层原因,但是哑狼肯定也不傻,板着脸继续一本正经——真不是。

其他人更怀疑了——谁信啊。

邹良眼神往外飘,瞟了霖夜火一眼,摸了摸下巴。

“……是储备粮。”

霖夜火一脸状况外,邹良那四个兄弟一脸嫌弃纷纷表示你们两个快点走哦,吃个晚饭都不让人安生,烧烤晚会吃成烛光晚宴估计也就你俩了。

……

酒足饭饱之后霖夜火如愿以偿地跑去左营找到了邹良那一窝兄弟,塞勒被霖夜火搂着脖子一个劲儿揉,揉得狼王有点想现人形跟邹良打一架。

哑狼倒是眯着眼睛认真打量了一下霖夜火——真的是火凤么……这样子倒像欢呼雀跃的小鸟崽子……

算了,管他是啥,养肥了一样吃。

火凤在狼窝滚了个心满意足,夜晚就抱着只小狼崽子坐在山坡上吹风看风景。邹良走到他身后想问他要不要先回去,霖夜火听到动静回个头,发现是邹良之后突然灵光一闪。

“诶,哑巴你现个原形给我看看?”

邹良一脸佩服地看他:“那你先,不是传说凤凰现世都保平安的么,祈祈福也好。”

“火凤才不保平安咧彩凤才保。”霖夜火捏怀里的狼崽玩,“不变算了,我们回去做运动呗。”

“什么运动?”邹良不解。

“之前我说的那个运动啊,好不容易跑过来也找到好朋友了当然要赶紧开始!”霖夜火晃晃手指一本正经。

“……”邹良眨眨眼,把霖夜火手上的狼崽抱起来放回去,“那走吧。”

“你会啊?没看出来你是会美容的人……啊不对,妖啊。”霖夜火站起来拍拍衣摆,“还是说普通运动就可以……诶哑巴你怎么突然走那么快?”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