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殷尊】霸道总裁爱上我(3)

完结章×日常烂尾×
开学了要认真学习所以我觉得可能……
以后都是随缘更新了×

OOC有,没有逻辑日常放飞自我
话说突然在想天尊的记性到底是怎么考过驾照的【。】
以下正文
——————————
买完古董回来已经是黄昏了,殷侯看着远方向后飞驰而去的美丽夕阳感慨中途跑回去把车开来果然是个正确的决定。

天尊坐在后边,他身边甚至脚下都是大大小小各种罐子瓶子,别问为什么不放后备箱,因为后备箱已经装满了。

“喂,那个谁,这个放你边上吧。”天尊一直在后边动来动去不知道在干什么,殷侯终于忍不住回头的时候天尊直接把一个大罐子举到他眼前,“我这边放不下了硌着不舒服。”

殷侯心说你也知道放不下,当初买那么多干嘛。先前天尊看上什么直接刷卡的豪气让殷侯开始担心天山派的未来,他现在看着一车的古董就好像能看到天山派资金不足破产的未来。

“你自己放边上,我手空不出来。”殷侯握了握方向盘,无奈地把头转回去认真开车。

然后天尊真的靠到副驾驶的位置那里认真摆起了自己的罐子,一会儿给它扯安全带一会儿摆来摆去忙的慌。殷侯一直看着正前方的路况也不知道他这什么情况,就觉得自己右边一个白影子晃啊晃。

“你安分点行不行?”殷侯看着天尊晃来晃去,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可能要双手脱离方向盘来个随缘开车法之类的了。

“那没摆好啊,万一摔了你赔啊。”天尊往后一坐特别理直气壮。

“那撞车了你赔?”殷侯朝天翻了个白眼外加腹诽了一句反正也没几个真的。

天尊哼哼唧唧又缩回去了,殷侯刚刚叹了口气心想终于能安静一会儿了,又听见天尊问:“我们现在是去哪里啊?”

“回你天山派啊还能去哪!”殷侯一脸MDZZ,“今天是工作日啊,把你送回去我还要上班的好不好!”

“不行不行赶紧转弯,我才不去天山派。”天尊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既然你要上班我就跟你回去魔宫好了,正好去参观一下。”

说好的高岭之花呢,说好的死对头呢……殷侯只觉得自己后座坐了个三岁小孩。尊三岁,对以后就叫他尊三岁。

下定了决心的殷侯在后座天尊的强烈要求下,在路口来了个大转弯,带着一车的瓶瓶罐罐重新回到魔宫。

……

“哟,宫主,回来啦?”二人刚坐电梯上了楼,红九娘就“恰巧”从门口路过,“哎呀天尊也在,感情不错哦。”

然后四面八方的办公室都伸出来一堆脑袋,一个个都好奇地盯着他俩看——欧哟,就说今天宫主怎么这么早就跑了,居然把天山老祖都带回来了哦?

殷侯一脸佩服地抱着胳膊看红九娘,眼神里就三个字——扣工资。天尊则是东张西望——原来魔宫这个样子的啊。

“啊哈哈我想起我好像还有点东西没做完我就先走了啊。”红九娘一看形式不对,拉着边上走过来的吴一祸一起跑去自己办公室把门一关就没动静了。

殷侯摇了摇头,拉着还想跟边上的魔头打招呼的天尊也进了自己办公室。

……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殷侯拉过自己的电脑接着之前没做完的工作继续干,窗外夕阳西下,殷侯叹气觉得估计是要加班了之后忍不住问还在东戳戳西看看的天尊。

“你们下班了我就走呗,反正我还想多参观一下。”天尊往后边沙发上一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听小红说这里好玩的东西特别多。”

“你不回去工作的吗?”殷侯在问出口的那一刻就好像知道了答案。

“不用啊,我又懒得管他们。”天尊一副甩手掌柜样,一个咸鱼翻身,哦不,鲤鱼打挺,站起来走到门口要拧门把手,“听说你们这里有个写字特别快的?我去参观一下……”

“你给我回来坐着,挖墙角免谈。”殷侯头也没抬,一边噼里啪啦敲键盘一边出声制止他,“打扰人家工作小心我把你古董都砸了。”

“切,小气。”天尊皱皱鼻子又蹦回来趴在殷侯椅子后边看他工作,“要我帮你吗?”

殷侯觉得怎么看天尊都不像是能帮他的样子,为了世界和平这话他没说出口,闷着继续看各种各样的数据。

“哎呀你搞这么慢等到半夜都别想下班。”天尊还不干了,一拽殷侯把他拽起来,自己坐到殷侯的位置上帮他弄。

殷董事长一脸懵逼地就起来了,抱着胳膊看天尊把事情搞砸,最后发现居然没搞砸还弄得很快,于是就自己溜达到边上冲杯咖啡搬个凳子一起看。

果然天山老祖不是白给的啊……

话说为什么他这么熟悉我们魔宫的事务……

放飞自我的殷侯最后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二人有说有笑地看完一个项目继续下一个,殷侯甚至生出了要不跟天山派联个谊或者干脆把天山派董事长买过来的念头。

只是又待了一会儿,两个人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你们魔宫到时间是关空调省电费的吗?”天尊扯了扯自己的衣服领子,问边上拿着本资料给自己扇风的殷侯。

“不可能。”殷侯也奇怪,刚才调了一下空调好像没反应,怕是突然断电了,就拿起手机给负责这块的九窍朱明发了个短信,结果人家告诉他啥事都没有。

“难道突然断电……不对啊灯是亮的啊。”天尊敲完最后一个字,点击保存一合笔记本电脑,“出去看看?”

……

九窍朱明的办公室。

“九娘你这样真的好吗……”吴一祸扇着扇子靠在门边问九娘,“真不怕宫主发现扣你奖金?”

“为了宫主一生的幸福,我今年小小的奖金又算得了什么。”红九娘一甩头,一种慨然赴死的即视感,“要是这天气一热,他俩就可以做点不可描述,咳……对吧。”

“但是能不能不要拉上我也一起啊……”朱明盯着殷侯办公室里空调的那个闸,欲哭无泪。

“谁的幸福?”突然门一开,房间里三个人同时一惊,九娘一闭眼睛赶紧摆头:“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没有吗……但是我刚刚听到……”天尊歪着头不解。

红九娘眨眨眼,看见他身后好像没人,松了一口气对他摆手:“真没事儿,您赶紧回去吧啊,我们就在这儿聊聊天,别告诉宫主我们偷懒的事情啊。”

天尊又一歪头,往右边让开一步,指门边上。

“可是他已经听到了啊。”

殷侯从墙边探出半个身子来,一脸无奈地看红九娘——你这是逼着我扣你工资啊……

红九娘:老娘一个助攻我容易吗我。

……

最后,红九娘成功地被扣了奖金,但是殷董事长在天山派与魔宫建立友好关系时又非常良心地给她补了一笔。

天山派常年在外的董事长回来之后就跟着魔宫的人跑了这让他们非常郁闷——感觉特别像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何况是真的嫁出去了啊,魔宫那个大魔头你还我们的公司男神你还我们的门面招牌!

天山派的爱老大员工们表示强烈谴责。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