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迷弟的战争

好像说起迷弟……
我的迷弟组设定似乎自成一个系列了啊Σ(|||▽||| )
而且因为怕把小孩子带坏×××
都没有带戈青屾岘玩

这次就带他俩玩一下
反正好久好久以前的一篇让他俩见过了就假装他们认识吧(bu)
私设如山,OOC预警
一如既往的没有逻辑
以及李昪出没【。】×

以下正文
————————————
这次发布会是殷侯天尊一起出演的电影的发布会,除了邀请了一众媒体记者之类的人以外,也邀请了一些粉丝。

屾岘和戈青非常幸运地……都没有被邀请到,但是他俩是什么人啊,肯定是要打听打听在哪儿举办的对吧。

但是最后位置是打听到了,却被人潮挤在了门外。

“好可惜,我们还是等电影上映了再去看好了。”戈青叹了口气,“发布会内容过几天网上应该有人传吧。”

“诶,别怂啊。”屾岘不干了,“来都来了,不见到人我是不会放弃的!”

“给自己立flag是作死行为,明显你说什么就不会实现什么。”戈青瞄了一个劲儿给自己加油的屾岘,“我们明显不可能进去的好吗……”

“我有办法!”屾岘一拉戈青要往别处跑。戈青老实人总觉得屾岘想的不是什么正经办法,在原地扎马步不想走。

屾岘急了,在原地跳脚:“小馄饨你是不是傻,你要看网上那种画质感人的发布会你就去吧,我自己去找宫主要签名!”

戈青望着屾岘的背影总觉得有点对不住人家,左右看了看,戈青还是跟着他去了。

屾岘走了没几步一回头果然看见戈青小跑着赶上来,笑着一搭他肩膀:“果然还是好兄弟,那个,叫什么来着?夫唱夫随?”

“这词不是用来说兄弟的。”戈青嫌弃脸。

“我知道啊哈哈哈,就喜欢小馄饨你这种耿直。”屾岘叉着腰大踏步,带着戈青溜了。

……

就在举办发布会的大楼的停车场中,停着一辆价格不菲的车,车里坐着一个人,这人拿起身边时不时响起一声提示音的手机……

啊我不是要讲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的故事……

那人翻了翻QQ群的聊天记录,里面是一片哀嚎。

透心凉心飞扬:没有办法去见大英雄我好冤啊——

相好遍天下:想去却被拦在门外的我也好冤啊——

黑云压城:根本找不到我爱豆我也有那么冤啊——

水立方:申冤找包拯好吗不要乱嚎啊吵死了!

那人啧了一声,朝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来之后,发了一条这样的消息。

【群主】李日升:我已经进去了,你们真是……等着吧这次我一定要把那小狐狸拿下。

放下手机,李昪在车上伸了个懒腰,换了个姿势靠在座椅上,耷拉下眼皮——听说这次妖王是会来的,不过好慢啊,都快开始了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

……

就在李昪快要等的不耐烦了的时候,又一辆车缓缓驶入,李昪眼前一亮,等到他看到跟酱油组谈笑风生的妖王时他就更激动了。

与他反应相同的还有两个,屾岘和戈青躲在一辆车边上,张大嘴无声尖叫。屾岘一拍戈青,得意地朝他一挑眉——怎么样,我就说在这儿能碰到的吧。

然而戈青现在眼睛里只有他们家师尊完全看不见屾岘了,被屾岘拍了一下就不停地点头——好啦好啦你说什么都对啊啊啊啊啊师尊好久不见越来越帅啦!

李昪比那两个小孩子胆子大了不少,等到银妖王靠近他这边的时候,李昪一开车门直接冲到那三人面前,一拉妖王的手。

“好久不见,我的……”

可惜话还没说完,边上天尊没忍住,上前一步一拳直接对着脸招呼。幸好李昪也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一矮身躲过这拳,再看妖王就被另一边的殷侯挡住了。

沉迷宫主的屾岘和沉迷师尊的戈青同时愣了愣,对视一眼——什么情况?

“你又想来干什么?”殷侯皱眉,一边挡住妖王一边面色不善地问李昪。李昪看着那张……宿敌一样的脸突然有点犯怵,不过他也明白眼前的是殷侯不是鹰王,他可事先打听过了,今天鹰王不来。

“我只是想找他叙叙旧而已,你们这样可是很不好的行为。”李昪一耸肩,“当红明星一言不合对人拳脚相向……如果明天的头条是这个估计会很精彩。”

银妖王貌似能够听到他家酱油组磨牙的声音了。而此时在另一边躲着的屾岘和戈青也有点坐不住——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说啥,好像要说他们家爱豆坏话?!

戈青一挺身就想出去给他们师尊出头,被屾岘一拉又蹲回去。戈青回头——他要诬陷我们爱豆!

屾岘呵呵一笑,眨眨眼让戈青稍安勿躁,打开手机的录像功能——这样就有证据说他是诬陷了。

戈青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也掏出自己的手机,跟屾岘的换——用我这个,我的拍的清楚点。

屾岘一边点头一边把镜头对焦到殷侯的脸上,戈青抢回手机重新对准天尊拍。

“好啦,小降小游别生气。”银妖王拍了拍他家酱油组的肩膀,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面对李昪,“是啊好久不见了,这次找我来干嘛啊?”

“也不是什么特别难办的事情。”李昪瞟了一眼被强行压下怒气的酱油组,“这个活动结束我们单独出去吃个饭?”

“这个恐怕不行啊。”妖王轻轻偏了偏头,“这个活动完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

“是那个家伙给你的工作?”李昪明显不接受这个理由,“你想去哪里还要问过他?”

正在偷拍的屾岘和戈青再一次对视——他?谁啊?

“可不是得问过我么。”就在两边僵持不下之时,妖王他们那辆车的车门一开,鹰王带着一身霸道总裁的气场缓步走了出来。

妖王边上,天尊看到李昪的表情一个没绷住直接笑出声,戈青拿着手机给了个特写——啊师尊笑起来好好看!

李昪惊讶了一瞬,立马皱眉看他:“你怎么会来?你今天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办才对。”

“怎么,许你翘班不许我请假?”鹰王走到妖王身边一搭他肩膀往前走了,临走前还瞥了李昪一眼,“下次再敢找这神棍麻烦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屾岘前不久知道了殷侯有个跟他长的很像的爹的这件事,刚在感叹真的好像啊两个人都好帅啊就是帅法不一样的时候,听到鹰王这句突然想起一句话——天凉了该让XX集团破产了……然后屾岘赶紧甩头。

李昪愤愤地走回自己的车里,看着群里那群逗比还在嚎着找他帮忙带个签名什么的,只觉得一股无名怒火油然而生,干脆集体禁言五分钟。

世界清净。

妖王他们四个有说有笑地往入口走,经过屾岘那里是妖王意义不明地回了一次头笑了笑,天尊问他怎么了,妖王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小降小游的粉丝们都很可爱啊。”

……

最后的结局就是,戈青虽然没能进现场,但在回家的路上搜到了发布会的直播,而因为没跟上剧情发展所以没能要到签名的屾岘在郁闷的同时也错过了直播。

李昪被群里一群幸灾乐祸的家伙嘲讽了之后试图嘲讽没跟他一起来的周藏海,却被周藏海告知发布会结束之后他找到了妖王并且成功跟妖王握了手。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不要作死,更不要给自己立flag。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