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殷尊】霸道总裁爱上我(1)

自己脑补的……双董事长殷尊×××
中间可能还有真・霸道总裁九娘X董事长秘书小祸叔出没

一开始并没有真正见过面的殷尊【。】别问我妖王他们去哪了,可能在家里算今天哪支股票会涨哪支股票会跌×

我的设定都脑子有坑系列×
标准玛丽苏小说开头(bu)
重度OOC预警

以下正文
——————————
办公室里只有殷侯一个人,秘书吴一祸刚刚好像被叫去干什么事情了,殷侯也不管这些,反正他觉得只要把今天的工作干完就好。
  
他是魔宫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对,董事长,总裁是什么总裁也要听董事会的好吧。殷侯看着眼前满满当当的文件感慨了一下谁说当老大就好的,想他魔宫这么多能人志士,到头来他还不是得做这么多工作。
  
魔宫有限公司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公司,即使他一直在被黑,一直在帮别家背黑锅,但是他就是屹立不倒外加业绩极好。
  
至于原因殷侯想大概都是他那群手下的功劳,有句话是这样说的……
  
魔宫人员多奇志,智障儿童欢乐多。
  
这群家伙天天跟智障一样闹腾还能做出各种各样神奇的新方案来我还真是感谢你们啊……名义上是老大实际上被整个公司的员工调戏的董事长殷侯非常无奈。
  
就在这时他放在桌面上的的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殷侯拿起来一看——红九娘的电话,但是今天九娘明明请假了,难道有什么事?
  
殷侯点了接听键,电话里传来红九娘爽朗的声音:“那个,宫主啊,有点事情要你帮个忙,你过来一趟呗。”
  
什么事情还非要我帮忙……殷侯皱眉看着面前的一沓文件,问九娘:“我让那病包去帮你行不行,我这边有点忙。”
  
反正他是知道红九娘和吴一祸在交往的,把一对热恋期的情侣从自己身边送走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
  
只是电话对头红九娘沉默了一会儿,居然拒绝了这个提议:“不行啊宫主你还是亲自来一趟吧工作什么的让那病包帮你弄一下好了。”
  
他真是你男朋友吗……殷侯忍了忍没把这话说出口,好奇于到底是什么事外加真的不想再看各种报表了,殷侯就答应九娘自己过去一趟。
  
九娘给他发了个位置共享,离得不远可以直接走去,殷侯也没去过那地方也不知道是哪里,但他也不在意——反正九娘又不会坑自己。
  
……
  
大约十分钟之后,殷侯看着眼前明显不是什么正经地方甚至还疑似是那种奇♂怪的地方的大门,再一次拨通了红九娘的电话。
  
“你确定你给我的地址是对的?”
  
“宫主你这么快就到了啊。”红九娘打了个哈哈,立刻转移话题,“没错的没错的,快点上来吧。”
  
“真的没错?”殷侯再次看了看眼前的大门,“这疑似夜店的地方是怎么回事,还有,听起来你似乎不像有急事的样子啊。”
  
“哎呀宫主你就上来吧不会有事的。”红九娘的声音听起来像在忍笑,“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嗯,你不会吃我,但我现在想扣你年终奖金。殷侯心说红九娘的剧本是不是拿的不太对啊,明明是个总裁还天天跑出去乱晃。
  
仔细一想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看她这标准的霸道总裁女版……
  
心疼吴一祸。
  
殷侯深吸一口气带着满肚子扣红九娘年终奖扣工资扣福利的想法走上了楼。
  
……
  
幸好在地点这件事上九娘没骗他,殷侯刚走上楼就看见了靠在柜台前边玩手机的九娘。
  
“哟,来了。”红九娘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就是殷侯,赶紧往身后的屋子里看。
  
“你这看起来不像是有急事的样子啊。”殷侯刚刚问出口,红九娘不远处的门一开,一个人探头探脑地往门外看。红九娘一喜,朝他招手:“要找的人来了。”
  
“那我带他走啦。”那个人上前几步,似乎是想带着殷侯去什么地方。
  
全程不在状态的殷宫主:???
  
殷侯还没来得及问一下这什么情况,就听见旁边九娘特别大气地说:“去吧去吧,玩的开心啊。”
  
殷侯只能感觉九娘现在笑得一脸奸诈,再加上这地点实在是特殊了点,殷侯思来想去怎么就觉得是红九娘把自己卖了。
  
好像还不是一般的卖了。
  
殷侯选择积极自救,但是他还没开口,红九娘直接把他一推,还朝他眨眼睛——没事没事放心吧,没危险的。
  
“我……”殷侯张了张嘴,边上那个人似乎是很急的样子,直接把他拽走了,殷侯下意识抽手,发现居然没拽动就更加迷茫了。
  
两人下了楼,拉着殷侯的那个人走了两步停下来,站在路口似乎在找路。殷侯戳他一下,他回头。
  
“你谁啊,找我有事?”
  
“诶小红没告诉你吗?”那个人一歪头,“我准备去买个古董不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小红说帮我找个人看看来着,就是你喽。”
  
殷侯心说靠不靠谱啊,这槽点太多我从哪里吐起比较好,为什么买古董要约到这种奇怪的地方见面,而且我也不擅长看古董啊,九娘这么闲看来是真的要扣工资了……
  
“所以你到底是谁啊。”殷侯眉头一皱,觉得这事情并不简单。
  
“我?啊,那种事情不重要啦……”那人赶紧转身背对殷侯,殷侯看着那人带着的墨镜和帽子,觉得越看越可疑。
  
终于殷侯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地拿掉了那人的帽子。
  
白头发……现在居然有人故意染这种颜色的吗。殷侯偏了偏头,那人一捂头转过身子瞪殷侯,殷宫主干脆把他的墨镜也摘下来了。
  
“你干嘛啊……”那人鼓着腮帮子不满。
  
殷侯眨了眨眼,问道:“你是……天山派那个……天尊?”
  
天尊: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quq我就想买个古董quq

评论(2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