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案卷集】奇迹龙图

大概是,奇迹老银的续集吧【。】

不行……明明还有龙图家宴和邹霖那几篇要更……但这个设定真的

好鸡儿魔幻×

妖王:既然是被坑,那不能我一个人被坑【。】

于是地上的大家伙们也被坑了【。】鬼知道妖王怎么做到的。

世界观是奇迹暖暖的世界观了,真的【。】好久没玩了全凭印象,错了就当它不存在吧【。】

五爷是暖暖展大人是大喵,嗯【。】

以下正文
——————————
上回说到,银妖王做了一个非常非常魔幻的梦。

梦醒了之后呢,妖王除了冲出家门把地府里所有能找到的类似成衣铺的地方全砸了一遍以外,又转念想到了什么。

其实……这个梦还挺有意思的是吧……

如果是我家酱油组来做这个梦的话。

银妖王的坑人技术那是一等一的,详情参照李昪和崔雁承等等,只要他想坑,尊魔疯二僧二邪这群人肯定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当晚,开封府众人做了一个联动的梦。

白玉堂睁开眼睛,发现周围的环境十分陌生,这树林不像是开封城附近的,但他分明记得自己是在开封府里睡着的,这难不成是他师父又逗他玩?

可是再一转头,白五爷看到了坐在地上揉脑袋的自家猫,愣住了。

展昭似乎是有些晕,敲脑袋不说还甩头,一顿折腾之后这才算是睁了眼睛。展护卫一睁眼,自家俊美无双的耗子一脸惊异地看着自己,那表情比看到了大虫子还有意思。

展昭“噗嗤”一声笑出来,想像以往那样捏五爷的脸,一撑地站起来,展昭这才发现自己似乎矮了不少——甚至才到白玉堂的大腿!

“诶,怎么回事?”

白五爷看着眼前袖珍版,并且长出了猫耳朵和猫尾巴的展昭,觉得可爱的同时也觉得很诡异——真成猫了啊。

他俩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前方树林里闪出一道耀眼的白光,五爷一边想着肯定是在做梦,一边盯紧了白光中央隐隐约约的人影。

那人是谁呢?

之前被坑了的银妖王。

“小游的徒弟和小降的外孙?”妖王眯着眼睛笑得一脸高深莫测,“我有一项任务要交给你们。”

白玉堂和缩小版展昭对视一眼——这不是妖王吗,见鬼了不成?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妖王勾起嘴角,“对,这是一场梦,但是想从梦里脱离出来,你们还得战胜前方的所有困难啊……”

“什么困难?”白玉堂皱眉,顺便把小展昭往自己身边拉了拉,“还有,猫儿是怎么回事?”

“困难就在前面,战胜敌人才能前进,至于他嘛……”想想自己之前经历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妖王深吸一口气继续忽悠,“之后小降他外孙就负责给你打分啦。”

什么鬼啊?二人摸不着头脑。

妖王一闪没影了。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一眼,发现身后是一个斜坡,向下看去有一个发光发亮的点,二人下了山坡,走进了才发现,那里也站着两个人。

赵普和公孙。

“嘿,你俩也在……”赵普眼力好,先发现二人走过来,刚打着招呼呢,突然笑喷了,“哇展昭这是怎么了?”

展护卫抱着胳膊,一撇嘴,身后尾巴一甩一甩——怎么了,猫爷这形象你有意见!

双方相遇,正想交流一下情报想想脱身的办法,赵普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了,身不由己说话的同时,他面前还蹦出来一个框,上面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的话。

九王爷・赵普:久仰久仰,二位就是锦毛鼠白玉堂和御猫展昭吧,早就想比试比试了,二位可有此意?

另外三人惊愕地看着赵普,赵普摆手加摇头——不是我想说的!

白玉堂发现自己面前也蹦出来一个框。

是否接受挑战?是/否

打架啊?白玉堂一挑眉毛,正考虑着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边上展昭唯恐天下不乱地跳起来帮他按了【是】。五爷转头,展昭晃着猫耳朵望天——也不是我想按的!

然后报应就来了,展护卫正哼一首歌,刚开了个头,硬是憋回来按着台词说了。

大喵・展昭:比就比,谁怕谁,你出题啊,我家耗子怕过谁!是吧?

赵普眉毛挑了老高,心说咱们打架胜负对半分啊,不过这是真要打啊……这么想着“他自己”又开口了。

九王爷・赵普: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想想,这次的题目就叫……霸气怎样?

啥玩意儿打架还有题目?怎么打得霸气的意思吗???

一行人对脸懵逼,相顾无言。于此同时白玉堂和赵普身后突然冒出两个大衣柜,试衣间一裹,二人就不见了踪影。

公孙、展昭:什么情况?

试衣间里,白玉堂看着自己满柜子的白衣服,觉得好像没什么区别,衣服嘛能穿、不脏就行,还霸不霸气……话说这是比什么?穿衣服?

赵普更不懂了,自己啥时候有这么多品种的衣服的,自己没有带软甲的习惯的吧,还有为什么新亭侯会被放在衣柜里?

两个一头雾水的人没换衣服打开试衣间的门就出来了,展昭刚好嘀嘀咕咕跟公孙说完他们之前遇到妖王的事情,这边二人刚出来,那边他俩手上就多了个牌子。

看着上面壹到拾的数字,展昭可算明白妖王说的打分是什么意思了。这么想着展大人毫不犹豫地给自家国色天香的耗子选了最高分。

公孙听了之前展昭说的,觉得应该得让他们赢才能继续了,于是特别理智地选择了跟赵普关系最大的玖。

白玉堂就感觉身后一阵发光,然后手上多了个写着“完美”的牌子,展昭的台词又来了。

大喵・展昭:嗯,虽然说简朴了一点,但是还是很不错的嘛~

白玉堂看着自己暗纹着百鸟朝凤的上好绸缎做的白袍子,又看了看展昭一身朴素的布衣,一挑眉——简朴?

另一边赵普抱着公孙抱怨说书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公孙气的就想拿银针戳他——不过银针不在。

后来四个人就一起走了,赶往下一个闪光点,遇到了小四子和小良子。团子扑了公孙就要小良子赶紧比试,这样好醒过来,一群人盯着团子感慨——小四子越来越神了。

五爷再次走进不熟的试衣间,看着上面挂着【准备一些方便练功的衣服吧!】的牌子,感觉到一种深深的心累——不会要把所有人都比一遍吧……那不是说……

赢了这场,五爷心里那个不详的预感终于应验了。

霖夜火踩着路边一块大石头,一叉腰笑得嚣张。

“白老五,这是天意啊,今天就让你知道到底谁才是天下第一美!”

众人看着并没有弹出来的对话框,陷入了久久的沉默。白玉堂黑着一张脸刚想说“都说了让给你了”,被展昭一把拽住——不行,认输了就回不去了!

邹良揉了揉哑巴毛,叹了一口气念出手上的题目。

“请准备冷色调的衣物。”

霖夜火:……

“死哑巴你哪边的!”

邹良被霖夜火掐指脖子晃来晃去,望天无语——那纸上这么写的我有什么办法。

赢在题目上。边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赵普如此总结,全然不顾自家兄弟的安全。

本来以为会卡关的地方是在天尊那里,路上白五爷就说了,估计他师父没那么容易放过他,不管到时候是他师父打分还是他跟他师父比。

到了发现果然是殷侯天尊二人一组,天尊兴致勃勃地要跟五爷比,美其名曰“小兔崽子想胜过为师还早一百年呢”。

众人看着第二次没有出现的对话框,为白玉堂掬一把辛酸泪。

谁知殷宫主很没有节操地败在了自家外孙的卖萌攻势下,当然打完分就被天尊扑过来一顿乱捶。

从一开始的两个人,变成了浩浩荡荡一群人。白玉堂觉得这日子过不下去了,本来觉得没什么的,但是后面的题目越来越奇葩,比如红九娘要跟他比“优雅又美貌”的装束,再比如无沙大师念着佛要跟他比“佛门子弟的装束”。

估计醒过来能让展昭笑他大半年。

当然,一路上,天尊他们那群年纪过了一百的还在那边吵吵嚷嚷说到底哪个不要命的要他们做这么奇怪的事情,醒过来之后一定要揪出来打一顿。

前面知道真相的小一辈们自动闭嘴,不提白玉堂他们遇上了妖王的事。

最后自然平安脱险,第二天一大早所有人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捏自己的脸顺便跟自己一个屋的人说自己做了个怪梦。

当然,无沙和欧阳少征屋子里没别人。

此事一度成为开封热门话题,不少成衣铺老板拽着开封府众人说梦里有没有什么款式新奇的衣服,可以帮忙设计的哦。

当然,没有人知道的是,地府里……

“神棍你干嘛呢,这两天都不太正常。”鹰王看着笑得都快掉到地上的妖王,不解。

“你……看这个……哈哈哈哈哈……”妖王捧着之前拜托周藏海画的设计图笑得前仰后合,“鸟崽子小游哈哈哈哈哈!”

鹰王接过来一看——披着一身白鹤毛脸上还顶了个鸟嘴的天尊。

再翻个页,一张不知道画的他还是他儿子的一张图……

嗯,披着鹰皮。

“神棍我觉得你该休息会儿了,真的。”鹰王由衷地提出建议。

“不我觉得还是很有趣的,做出来你穿啊?”

不了,谢谢。鹰王突然有冲出去把周藏海抓着揍一顿的冲动。

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到时候拿不到画了还是很亏的。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