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邹霖】虎落平阳被犬欺,落地凤凰被狼骑(3)

妖设

OOC有,无脑欢脱流

火叽好像都快忘了他一开始的目的了……

算了管他呢,最后总会达成的

以下正文
————————
在打完架之后霖堂主终于正式开始了他的美容大业。

至于一开始说的找朋友一起运动什么的,火凤是这么想的:朋友还要培养感情,但是衣服和美容用品是现成的啊!

当然,不是说朋友不培养啊,这不跟在后面呢吗。

邹将军倒是不知道霖夜火要干什么,但是先前打的那架,见识了火凤的实力,而且那家伙还能看出来他妖怪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但是不简单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没有关系。

但是霖夜火说了,邹良觉得他不帅,肯定是没有认真理解他美貌的精髓,还需要多观察才能发现他绝世无双与众不同的气质。

邹良想说什么与众不同的气质,不就是二嘛说那么含蓄。可惜前脚打架才输了,他也没法接着吐槽,所以就被霖夜火抓壮丁拉过来陪着逛街了。

“诶对了,你家那只狼崽子挺可爱的啊,什么时候再带我去见见?”霖夜火站在成衣铺里,一边拿起各种各样的衣服比划一边跟邹良搭话。

邹良想起在他们靠进城门前跑的比飞的都快的自己兄弟,不知道这话怎么接。

不过霖夜火似乎也没打算等邹良答应他,自顾自地接着看衣服,甚至挑了一件拿到邹良面前,问他:“你觉得这个款式我穿怎么样?感觉还是不够撑住我的气场啊……”

邹将军皱着眉头看那件在他眼里非常“花哨”的衣服,特别认真地回答:“反正最后你都会染成红的,有区别么?”

“哈——区别大了好吗!”霖夜火立马打开自己背上的背包,拿出自带的几件衣服,一件件给邹良看。

“这个,领口小一点,但是袖子长。”

“这个,明显颜色比其他的浅一点好吗?”

“这个,衣摆还是不够长,不过花纹比其他的好看。”

邹将军从左到右仔仔细细看了半天——有区别吗?

霖夜火哼了一声,鄙视了一下邹良的审美,拿着几件他看中款式的衣服跑去问成衣铺老板有没有红色的,如果没有能不能染。

连着逛了十几家店,霖夜火的钱就跟用不完一样,看上了就买买买,还感慨果然人类这边工艺技术什么的就是好。

他身后邹良提着六七个包还帮霖夜火打了个伞,心里想着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帮这个家伙拿东西。

“我们逛了这么久了你都不怎么说话,心情不好吗?”霖夜火夸了一遍黑风城的成衣铺老板的手艺之后突然转过头问邹良。

邹良抬头刚想反驳说我就不应该跟着你,明明我俩不熟好么,却看到面前霖夜火一双眸子,跟他本身给人的炙热而明媚的感觉不一样,反而是清凉和宁静的。

邹良看着霖夜火确实美得天怒人怨的脸,突然有点领悟到火凤之前说的“美的精髓”。

“没有。”

于是堂堂赵家军左将军又继续老老实实地拎包去了。

“这么沉默啊,以后我叫你哑巴好了,没意思。”霖夜火嘟囔两声,又开始跟他唠嗑,“对了,我之前就想问了,你本体是不是狼啊,大不大啊,是不是很帅气啊?”

“你到底怎么知道的?”邹良听他后面那串形容词,莫名不太好意思,他总不能说很帅吧,那显得多自恋,只能反问霖夜火转移话题。

“因为我也是妖怪啊,我是凤凰那脉的,虽然血统变异了……”霖夜火大大方方指自己,“不过我觉得我比纯种凤凰漂亮些。”

邹良:好好好,你大佬,但是你的重点为什么永远都是漂不漂亮?

评论(1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