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案卷集】鸟巢

突如其来的脑洞,这种闪回片段我觉得可能画成画会好一点……

可是我不会画画啊……

大概就是银妖王带他家俩鸟崽子的故事。

也许就是,单独拆开两条线一个可以当童话故事看另一个就是龙图剧情吧,我大概是个假人了。

其实主场还是妖王和天尊,殷宫主收拾烂摊子+打酱油【咦】

放飞自我,没有文化。

以下正文
——————————
很久很久以前,一只大鸟养着两只小鸟,一只黑一只白,它们幸福快乐地生活着。

银妖王和他家的酱油组一直和平而安宁地生活在天山上。

“嘿,酱油组,起来练功啦!”银妖王端着特制的酱油面,笑嘻嘻地靠在门边等两个不听话的小兔崽子爬起来。

殷侯先揉揉眼睛慢吞吞地坐起来,抬起头眨眨眼盯着妖王看。妖王勾起嘴角朝天尊那边偏偏头——把小游也喊起来。

殷侯刚伸手要拽天尊,天尊噌一下直直地坐起来,像看傻子一样面无表情地瞟了殷侯一眼,伸腿——踹下去。

妖王直到俩孩子吃完饭拉拉扯扯地跑出去练功都还带着一脸慈爱的微笑,顺便还有闲心算上那么一卦看看今天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可以去。

大鸟很爱自己的孩子,每天不仅给它们带吃的,还会带着它们到处玩。

“所以他们到底为什么每次都来追我们?”天尊边跟着妖王跑,边看着后面追着他们的赌场人员。

“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啦,等甩开他们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妖王抬了抬脸上的面具,朝天尊挥了挥手上刚赢的一大袋子钱。

“说起来我们为什么不带那家伙?”

在甩开了赌场追出来的乌泱泱一大群人之后,随着银妖王走上饭馆的二楼时,天尊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对此,银妖王耸了耸肩,回头给了天尊一个无奈的表情。

“因为……小降他们那一家祖传的运气不好,我怕他硬生生把今天的大吉掰成大凶啊。”

也不知道几分真几分假。

当然,大鸟非常清楚的知道,如果只是养着孩子们,不教它们知识和能力,孩子们也是无法健康成长的。

“喂,你别练了行不行,很烦啊。”天尊捂着自己的耳朵,用非常嫌弃的语气跟正在练习魔王闪的殷侯抱怨。

“总比你好。”殷侯同样没好气地瞪捂着耳朵练雪中镜的天尊,“你看看你那冰,不晃瞎人你不舒服是吧。”

银妖王抿一口茶,坐在躺椅上晃晃悠悠地看着酱油组日常打架。等到好像快要打出事的时候,他才慢悠悠地拔出耳塞,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放下茶杯拍了拍手。

“好啦,现在要不要下山去玩,往东边有有趣的事情哦。”

两只小鸟随着大鸟慢慢地长大,大鸟深知两只小鸟的性子,它也明白自己终究会离开,它终究也只能做它应做的。

难得的一次,银妖王支开了天尊,留下了殷侯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跟他说。天尊自然是发现不了的,他一向只听妖王的,这回也是一样,随便一个可能连小孩子都不信的理由,天尊就乖乖一个人下了山。

所以在他回来之后,他当然不会有心思问为什么殷侯突然成了那副阴沉或者是纠结的表情,他当然也不会在意那边有些沉默的气氛。

天尊按妖王说的办完了事,一路小跑回来,径直跑到和平常似乎没什么分别的妖王面前,老老实实地汇报了山下都发生了一些什么。妖王一如既往地笑着,等到天尊讲完,他才伸手揉了揉天尊的头,当然被天尊瞪了——别把我当小孩!

银妖王又趁机捏了一把天尊的脸,有些感慨地说:“小游这么听话,以后没了我会不会被人拐了去啊……”

天尊挑起一边眉毛嫌弃妖王,那眼神分明是说——你刚刚是不是吃了什么脏东西,傻了吧?

妖王没生气,而是自顾自地接着说:“不过没关系啊,我还是会保护小游的啊……”

后来呢,就到了大鸟该走的时候啦。

天尊见妖王的最后一面是在断指峰边。

银妖王落下山崖的身影,恍惚间就像一只展翅高飞的巨大的飞鸟。

但也只是那恍惚间。

那如梦幻般的错觉一闪而逝之后,天尊看到的,只有满心满眼的绝望无力和眼前自己的整个世界突然的倾颓与灰败。

风雪似乎和往常一样不知疲惫地打着转,但那却是天尊真真正正第一次感受到寒冷的滋味。

和那滔天的怒意。

殷侯匆匆赶来时只剩了一地狼藉,那混合着血腥味的冷冽的空气同样令人不快,敌人的尸体七扭八歪倒了一地,而在和了血色的一片白茫茫中,殷侯看见了跪坐着的、天尊的背影。

此时天尊的一头青丝已经逐渐转化几乎与雪地同色,殷侯只是心情沉重也小心翼翼地走到天尊身边,天尊就极快地转头过来,发现面前是谁的时候脸上的凶狠凝固了一瞬,空洞的眼神又显得迷茫无措。

最终殷侯还是按妖王教他的方式安抚住了天尊,他同样愤怒,但他知道这一天,就像妖王告诉他的那样,迟早会到来。

大鸟离去,留给崽子们的只有回忆。就像大鸟了解的那样,有一只小鸟是很快就会长大的,它会接受大鸟离开的事实,开始自己的旅程;但另一只小鸟,却似乎需要更长的时间呢。

接下来的日子里,如何适应和看管这个二不兮兮的天尊成了殷侯、无沙、以及所有知道方法的人最大的难题。

不能提起银妖王,不能让天尊去断指峰虽然他就像忘了这个地方一样,在他打架暴走了的时候及时拉住他,还要看着他不让他因为路痴跑丢了。

唉……心好累。

身心俱疲的小伙伴们至此有了平时如果说要先欺负谁,就肯定一起去欺负天尊的习惯。

然后呢,小白鸟就一直等着大鸟回来,它不信大鸟真的就这么走了。

那场“演出”时陡然升起的森森寒气和转瞬间变为黑色的发,也同样是思念么?

对啊,小白鸟啊,就一直等着大鸟回来。

“咦?这屋顶漏水了么?”他眨了眨好看的眼睫毛,望着眼前伫立的古老的雕像,没事人一样摸了摸自己脸颊上的泪痕。

然而,一百年以后,小白鸟终于,不得不接受大鸟真的离开了自己的事实,嗯,它不会再回来了。

不过经历了百年的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小白鸟自己,都有了很多别的家人啊。

它也许可以自己张开翅膀,飞向自己的天空了。

投影装置反射着奇异的光,寺庙的屋顶上并肩坐着的人影让一切似乎倒转回百年前那不为人知的时光。

当然,也许大鸟还在小鸟身边,从未离去,又或许,小鸟也还是记得大鸟,只是接受了它的离去。

“我有,忘记过什么么?”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