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案卷集】龙图家宴(上)

@一只沉迷搞事的清羽 嗯我师父父让我写的【。】

魔性极了,没有逻辑,沉迷搞事,OOC有

基本全员都在吧,不要问我双王为什么在【。】可能地底下待久了太无聊上来显个灵。

至于为什么要聚在一起吃饭……就当是五爷家的银子终于堆不下,连天尊天天出去买东西都花不完了,所以大家出来推动资金流通吧。

以下正文
————————
在正式吃饭之前首先要做的肯定是点菜,由于主办方是某沉迷养喵的土豪,所以鱼类在一开始就占了大部分。

然后被公・注意营养搭配让孩子健康成长・孙先生删去了一部分。

毕竟大家是从各个不同的地方来的,加上喜欢的东西不同,光点菜就纠结了半天。

赵普他们那群豪放类的比较喜欢喝烈酒以及啃烤肉,某只喵近水楼台先得月已经选了好多种鱼了,还有白五爷那样不是很喜欢吃饭喝点酒看你们聊天就行的,公孙比较注意小孩子们能吃什么,以及老年人们吃什么比较好,所以比较清淡。

后来实在没法把所有人的菜谱合到一起去,就只好分了三桌,按年龄排。老年人一桌,年轻人一桌,小四子那种小孩子们又一桌。

全部点完之后五爷拿着菜谱一看,偏偏他师父那边荤菜还是多,这群人不注意养生的吗,以及似乎对某个前辈好像不太友好。

无沙大师朝他挥手:诶,没事,给我一盘青菜就够的。

霖夜火抱着胳膊站在旁边想为啥他师父每天吃素的还能像个球一样。

然而,就是因为这,聚会当天就出事儿了。

无沙的那盘青菜,和其他普普通通的菜一起乖乖地躺在桌子上。厨房里的人忙完了,就去准备别的了,也没人特别注意这块角落。

这时,从屋顶上轻轻巧巧跳下来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红头发,红衣裳——正是霖夜火霖堂主。

霖夜火左右看了看,蹲下来,在袖子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包什么东西,倒进那盘青菜里,又拿出自带的筷子拌了下,确定应该看不出来了,心满意足一翻身溜出了屋子。

火凤走了没多久,房顶上的砖又一次被掀开,两个同样鬼鬼祟祟的人影落下来,一黑一白——殷侯天尊。

这俩人还大胆些,也把什么东西倒在盘子里后还有心思站在盘子边上聊天。

“诶老鬼这样是不是太明显了点?”

“好像也是,幸好带了筷子来。”

殷侯一拌,发现底下也有。

“这刚刚有放这么多么?”

“是不是老银放的啊?”

“那他还叫我们来?”

两人盯着青菜不知道怎么办,后来干脆扔哪不管了——反正是老银说的,放完咱就跑。

端菜上来的人跟做饭的人不是一起的,就看要上的菜边上写明了放哪他拿去就是了,也不管里面是什么,拿了就走。那盘无辜的青菜,也就这么被完整地端到无沙面前。

无沙大师看着面前满满的一盘“青菜炒肉”,嘴角抽了抽。

另一桌正伸长了脖子看的霖夜火赶紧缩回来,拉住边上的邹良让他挡住自己——诶我不是盖上了吗?

无沙对面,坐在妖王身边的酱油组却是拿起筷子埋头吃饭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银妖王憋住自己看穿一切的笑容,开开心心给自家孩子夹菜——多吃素菜,让小无沙没得吃。

无沙左边跟九娘卿卿我我的吴一祸瞟了这边一眼,默默收起袖子里还藏着的装着肉的小包,暗叹一声行动晚了。

无沙大师右边,陆天寒看着那盘诡异的青菜,摇了摇头,拆开包装把里面的肉一股脑倒进夭长天碗里——废物利用。

然后被老夭吐槽良心发现还知道孝敬哥哥。

无沙大师:我看你们是想气贫僧圆寂!

所以其实这是个妖王组织的集体活动吗?

霖夜火: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和我志同道合的人啊。

评论(10)

热度(38)

  1. 墨团子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