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ω・。)ノ♡一只腐妹(。・ω・。)ノ♡

【龙图案卷集】游乐园之旅

闲来无事还是一发混更×
以前在贴吧发过的想想还是搬过来

就当是迟到的儿童节的文吧【醒醒今天都十一号了】

现代设定 无脑欢脱

以下正文
———————
今天,阳光明媚天气晴朗,天尊带着只有四岁半的小白玉堂去新建的游乐园玩,美其名曰:找回童趣大作战。结果进了游乐园之后反倒是天尊这里看看那里转转,几次都差点走丢。

最后,在天尊的不懈努力之下,白玉堂买了饮料回来,发现,真的走散了。

游乐园里的游客就看着一个一身白衣的漂亮(?)小孩拿着两杯饮料咬牙切齿地四处张望。
  
正在小白玉堂开始纠结是站在原地等还是去找人或者干脆自己去找广播的时候,背上被人拍了一下。白玉堂回头,对上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你怎么了?是不是跟大人走丢了啊?”
  
如沐春风般的微笑瞬间感染了白玉堂,虽然自己面前的同样是一个小孩,白玉堂思索了一下之后无奈开口。
  
“是我师父走丢了……”
  
“可是……一般不都是小孩子走丢了的吗?”那个孩子戳他,“你是不是不好意思说你跟大人走丢了啊?”
  
白玉堂扶额--真的是我师父丢了啊!
  
两人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话,那个孩子的身后突然有一个黑衣人跑过来。
  
“昭啊,你没事乱跑什么,吓死我了。”
  
“外公,这里有个人说他跟他师父走散了。”
  
其实说来也巧,殷侯今天也带着自家猫崽来玩,结果一晃眼小展昭跑出去老远,殷侯这才匆匆赶来。
  
“和...师父走散?”殷侯皱眉打量白玉堂。
  
“是啊,他还说是他师父走丢了呢。”小展昭歪头。
  
“……你好。”白玉堂看着殷侯完全无法接受“外公”这个称呼。
  
“小鬼,我看你有点眼熟啊。”殷侯蹲下来问白玉堂,“你师父谁啊,要不我帮你找?”
  
“不用了谢谢。”从小防备心极强的白玉堂。
 
不过刚走了没两步,就被殷侯提起来了,“我说你别跑啊,等等……我可能认识你师父。”
  
白玉堂:你是不是拐孩子的。
  
“我知道是你师父走丢了因为他是个路痴是吧。”
  
于是白玉堂乖乖跟着殷侯走了,准确来说是跟着小展昭。
  
三人兜兜转转,最终在一个小店前面找到了天尊。
  
“哎呀徒弟你跑哪里去了急死我了!”天尊扑白玉堂。
  
“完全没看出你着急。”白玉堂看着他手里的零食,一脸嫌弃。
  
“我是问那个店家有没有看到你嘛,顺便也帮你买点,小孩子那么早熟干嘛。”天尊搓了搓白玉堂的腮帮子,站起来看殷侯,“你怎么也来了?”
  
“我带我外孙。”殷侯揉展昭,“不过因为某人到现在还没玩成。”
  
“那我们去玩过山车吧!”天尊一扭头跑了,殷侯牵着两个小的无奈跟上。
  
结果……
  
“诶?!为什么!”天尊惊讶脸。
  
“都跟你说了他俩身高不够……”殷侯扶额。
  
“啊……好可惜……”天尊一拍小白玉堂,“自己等着啊,我先去玩了。”
  
白玉堂:你真是我亲师父吗【冷漠】
  
殷侯本来想自己留下看着两个小的,但是天尊说让他俩自己锻炼一下也不错,加上殷侯怕一会儿天尊又丢了,无奈跟上。
  
出口处,等人的小鼠猫--
  
“你师父跟我外公很熟哦?”展昭戳了白玉堂一下。
  
“嗯。”白玉堂看着过山车尾部天尊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银发,表示心好累。
  
“你想不想玩过山车?”展昭自来熟。
  
“不用了,”白玉堂看着过山车绕了一圈,“没意思。”
  
“那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干嘛?”
  
“无所谓。”
  
“我有志向哦,你要不要听?”
  
“嗯。”
  
“我以后要当警察!”
  
“为什么?”
  
“这样可以多做好事然后让我外公还有叔伯阿姨们都寿终正寝!”
  
等殷侯拽着要往入口跑的天尊出来的时候,俩孩子已经从警察局聊到了衙门,展昭还做着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跟白玉堂讲以前大侠惩恶扬善什么什么的。
  
殷侯:展天行你还我小魔头!
  
之后四人一起走,白玉堂和展昭有一句没一句聊得不错,倒是后头殷侯和天尊掐了一路,中途还碰见了带着小赵普的夭长天,然后他们就到了鬼屋。
  
“你们……这样真的好?”殷侯看着手拉手肩并肩走进去的仨小孩,回头瞥天尊和夭长天。
  
“咱们就过会儿进去又不会怎么样。”夭长天摊手。
  
“我想看玉堂被吓到哭鼻子。”天尊歪头。
  
“他们把鬼打到哭还差不多……”殷侯无语。
  
鬼屋里的鬼是工作人员扮的,乍一下还真有点吓人,不过……
  
一个鬼扑过来要抓小展昭,被小白玉堂一个飞踢踹走。
  
小赵普一拳打中了刚溜到他身后的鬼。
  
小展昭抓着一个鬼的袖子说他和自己家里一个叔叔长的好像。
  
小白玉堂在墙边左按右按不知道怎么就按出来一个藏人的机关,等工作人员来开门时被躲在里面的三个小孩吓了一跳。
  
小赵普看着鼠猫相亲相爱气得一跺脚,踩住一只鬼手。
  
工作人员:你们赢了!快走!
  
之后三个大人慢悠悠进去了。
  
殷侯同样抓着一个鬼说他跟自己魔宫里一个人好像。
  
一个鬼往夭长天身边凑,结果夭长天一回头把鬼吓着了。
  
天尊蹲在地上跟鬼手握手,被殷侯拖走。
  
三人转了两圈被天尊带迷路。
 
“你到底认不认识路……”殷侯按着暴跳的青筋瞪前面还在乱跑的天尊。
  
“问一下那位?”夭长天指了指刚刚滑下来准备吓他们的一只“鬼”
  
“嘿,你好!”天尊跟那只鬼打招呼,“出口在哪里?我朋友迷路了。”
  
沉默三秒之后。
  
鬼一扯面具看了看打成一团的殷侯天尊,指左边。
  
“那边...”
  
三人继续走,没过多久听到一片哀嚎。
  
“诶,这个叫的好逼真...”天尊歪头。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殷侯一脸黑线。
  
“这种声音真美好啊...嘶,疼疼疼!”夭长天捂胸口(←喂你画风不对)
  
“师父--”听着远方似乎是小赵普喊了一声。
  
“他们不是出去了吗?”夭长天不解。
  
“外公--你们在吗--”这次是小展昭的声音。
  
“在!”殷侯回了一句,继续往前走
  
没走几步殷侯感觉腿上一沉,低头,果然被小展昭扑住了,身后,天尊接住小白玉堂,夭长天按住小赵普。
  
“你们怎么回来了?”天尊戳戳白玉堂。
  
白玉堂扭头不说话,就是扒着天尊一个劲儿看他有没有哪里不对。
  
“到底怎么?”夭长天拍了拍小赵普。
  
“就是展昭刚才说你们那么久不出来是不是被鬼抓住了,所以我们来救你嘛。”赵普撇嘴。
  
“哦,你担心我们啊?”殷侯听完笑着揉了揉小展昭的头。
  
“嗯……”小展昭抓着殷侯的衣角不肯放,“你们那么久不出来……”
  
“乖,外公不会出事的。”殷侯把小展昭抱起来,心里美滋滋的。
  
天尊看着自家徒弟,忍不住问,“你也是担心我啊?”
  
白玉堂沉默良久,最后轻轻回了一句,“嗯……”
  
天尊立马笑得像朵花儿,揉徒弟。
  
白玉堂有点郁闷地拍开天尊的手,过了一会儿搂住天尊的脖子,特别别扭地来了一句,“没事就好……”
  
二人也慢慢悠悠走了,留下夭长天和赵普大眼瞪小眼。
  
夭长天嫌弃脸看赵普,“你以为老子会被那种东西吓着?”
  
赵普回他一个嫌弃脸,“我是怕你吓着鬼!”
  
“死小孩!”
  
“没人要!”
  
“呵……”夭长天一脸复杂。
  
“好了不别扭了师父来抱个。”赵普伸手,“我知道你感谢我!”
  
“我还要你救?”夭长天把赵普抱起来戳。
 
六人出了鬼屋,鬼屋工作人员表示以后鬼屋不对这六个人开放。

评论(16)

热度(42)

  1. 墨团子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转载了此文字